解放军潜艇“猎杀潜航”
中国海军舰队从西太平洋演练归来,自卫队研判潜艇究竟在哪里?
凤凰网商业 > 资讯 > 正文
海洋旅游发展四题——专访海洋旅游专家魏诗华

2013年04月09日 18:08
来源:凤凰网商业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原标题:海洋旅游发展四题——凤凰网记者采访海洋旅游专家魏诗华

记者:魏先生,您好!国家旅游局将今年的旅游主题确定为“2013中国海洋旅游年”,您是这方面的专家,有些问题想请您说说您的看法。

魏诗华:好的,不客气。

记者:第一个问题。从您接触的实际案例来看,目前我国海洋旅游发展的情况如何,存在哪些问题,有哪些新的特点和趋势?

魏诗华:我分条回答这个问题。

第一,我国海洋旅游发展的情况。

简言之,十八大提出建设海洋强国之后,国家旅游局将2013年确定为中国海洋旅游年,全国海洋旅游发展的热情普遍提高,进入了快速起步阶段,但仍然存在一些整体性的问题。

首先,在规模上,由于政府、企业和学界、研究界普遍对海洋旅游发展的规律不太了解,因此,出于慎重的心理,全国各地海洋旅游投资仍然不足,建设海洋强国、发展海洋旅游战略机遇的价值还没有充分释放出来。

其次,在结构上,各地海洋旅游开发仍然局限在“景区+地产+游轮游艇”的传统模式,只不过近期游轮游艇发展步伐更大了一些。全国各地普遍没有在海滨、海滩、海岛、近海、远洋、跨海、沿海城市、沿海腹地乃至受海洋活动、海洋气候、海洋文化作用和影响明显陆地区域和让内陆游客享受海洋乐趣的虚拟空间等空间中合理布局海洋旅游发展格局。这是全国普遍的现象。

第二,我国海洋旅游发展存在的问题。

总体而言,我国海洋旅游发展尚处于初级阶段,主要存在六大问题:

一是海洋旅游要素初级,亟需突破洗海澡、吹海风、观海景、吃海鲜的大众海洋观光和低端海滨度假模式。尤其是遍及沿海尤其是河北、山东等北方沿海的海水浴场,有的地方的旅游主管部门和旅游企业还认为挺受游客欢迎,其实必须要跨越海水浴场为中心的初级发展模式,一方面要优质海洋旅游资源开发高中端海洋旅游产品,不能屈就成大众端旅游产品,另一方面,要重新设置吸引中心,以此为核心构建海洋旅游产业链条和海洋旅游创新模式。

二是海洋旅游空间局限,亟需跳出仅限于海滨和近海的巢臼。普遍没有做到在海滨、海滩、海岛、近海、远洋、跨海、沿海城市、沿海腹地乃至广义海洋空间、超越海洋空间构成的空间体系中开阔发展。

三是海洋旅游季节性强,亟需纠正只开发夏季产品、只重视旺季经营的偏颇。这个问题重要集中在北方沿海,其实是可以通过“海洋+温泉”、游轮舱内项目、冬季海洋节事、海上婚礼、海上会议等方式破解这一难题,但各地普遍没有形成这样的发展思路。

四是海洋旅游产品同质,亟需避免基于同质化海洋旅游资源、发展同质化海洋旅游产品的错误。破解这一问题的最大关键是各地特色海洋文化与海洋旅游的结合,但各地普遍不重视海洋文化,各地潜意识中认为中国没有什么海洋文化,其实不然,例如,我们最近规划山东威海一个企业投资建造的国内设计建造的第一艘近海游轮,我们负责规划旅游项目、品牌营销等,在文化规划上就遇到了来自当地的认识局限:中华民族三源之一是夏商山东、江苏沿海的以鸟为图腾的东夷人,威海在古代是东夷人活动的中心地区,东夷文化结合《山海经》,旅游利用价值很大,但威海当地认为连他们自己都不了解东夷文化和《山海经》,也就是说他们不认为东夷文化是威海本地文化,因此就不能搞。就是这样的文化局限,或者称之为历史局限,阻碍着我国各地各具特色的海洋文化旅游产品的创造、推出。

五是海洋旅游市场混淆,亟需杜绝市场不分层次、空间不分档次所带来的低价低质、浪费资源、弱化品牌、抑制高端的不良现象。比如三亚湾的滨海路,占据了度假酒店等滨海优质旅游设施的发展空间,使度假酒店和海滩之间隔着一条机动车路;再比如遍及沿海的大众海水浴场,往往都是优质海滩,本来应该发展高端海洋旅游产品而不是大众旅游产品,大众海洋旅游产品要在一般海滩发展。

六是海洋旅游价值链短,亟需摒弃只重视人气、不重视文气、名气、财气的习惯。比如很多地方的海产品很有特色,如海参,海参其实是养生极品,但还没有哪个沿海地区利用海参资源发展养生休闲的旅游产业区段。

第三,我国海洋旅游发展新的特点和趋势。

我国海洋旅游发展最大的新特点和新趋势是已进入快速启动阶段。

在具体的特点和趋势中,最明显的是邮轮、游轮、游艇的发展。目前,上海、天津、三亚等沿海大城市在大手笔发展邮轮,其他如青岛、威海、日照、温州、北海等沿海城市正在建造近海游轮。这样的发展趋势大体是对的。邮轮、游轮、游艇发展要避免一哄而起、盲目投资,强调海、港、陆互动,经济实力不够大的城市不适合发展远洋邮轮母港。

记者:第二个问题。目前我国发展海洋经济,是否需要有一个统一的发展规划?如果需要,应当重点包括什么?如果不需要,为什么?

魏诗华:我国发展海洋经济,我的意见是需要一个统一的发展规划,其中要有一个海洋旅游的专项规划,我建议这个专项规划主要包括四大重点:

一是要明确中国海洋经济发展的总体思路和基本观念;

二是要明确海洋经济主体功能区的总体布局和控制要求;

三是要明确海洋旅游发展的政策体系;

四是要明确海洋旅游发展对我国建设海洋强国、维护国家海权承担的责任。

此外,海洋旅游的专项规划还需要基于以下要求:

海洋旅游资源开发方面,要突破传统的旅游资源观,开放性地考察气候、海水、海岸、海岛、海洋生物、海洋文化、海洋产业等一切对旅游者产生吸引力,可以为旅游业开发利用并产生经济效益、社会效益和环境效益的各种海洋关联事物和因素;

海洋旅游产品培育方面,要在全面建设海洋大众观光旅游产品、海洋休闲度假旅游产品、海洋商务会展旅游产品、海洋专项特种旅游产品、陆地海洋旅游产品、虚拟海洋旅游产品体系的基础上,从市场需求出发,着重丰富海上旅游产品、规范海滨旅游产品、配套陆上旅游产品、深化节庆活动产品、完善服务系列产品、创造新型旅游产品;

海洋旅游空间布局方面,要达到产业集聚形成发展基础、主题功能确定合理分区、海洋城市联动旅游的要求;

海洋旅游服务管理方面,要通过人本模式引领软件配套,通过丰富功能延长经营时间;

海洋旅游地产配套方面,要定位为休闲房地产,丰富开发形态,发展各具职能的度假酒店地产、景观地产、主题地产、田园地产、娱乐地产,带动住宅地产和商业地产;

海洋旅游交通系统方面,要按照既快捷顺畅、又整合体验的原则建设海洋旅游外部交通体系,按照舒缓、观赏、娱乐、体验、品位、特色、新型的原则建设海洋旅游内部交通体系;

海洋旅游基础设施方面,要重视海滨市政基础设施、海洋旅游交通设施、能源基础设施、给排水设施、通讯与信息网络设施、港口码头设施、废弃物处理设施的建设;

海洋旅游环境保育方面,要依据联合国《可持续旅游发展宪章与行动计划》,将海洋旅游环境保护贯彻到生态型海洋旅游产品开发、海洋旅游市场营销、海洋旅游环境观念树立以及海洋旅游开发的相关政策和做法中去,长久、动态地进行海水环境保育、海洋生态环境保育、海岸生态环境保育和临近陆地污染物控制;

海洋旅游保障体系方面,要促进地方政府和当地社区积极参与海洋旅游规划的实施,避免外来人力和文化的入侵,制定游客海洋旅游规范,构建区域合作关系,将旅游开发和管理纳入海洋和海岸带一体化综合治理体系;

海洋旅游市场营销方面,要强调市场细分、产品细化,瞄准高中端人群、机构组织、时尚人群等重点目标市场,以文化积淀构造品牌基础,靠瞄准目标突出营销特征。

记者:第三个问题。您一直倡导“柔性战略”,能不能提供一些具体的案例来说明,这种“柔性战略”能起到什么作用?

魏诗华:99年前,海权论的创立者阿尔弗雷德•赛耶•马汉去世了,马汉的海权论,我称之为“刚性海权论”,也可称为“军事海权论”,我主张中国既要有“刚性海权论”,也要有“柔性海权论”,刚柔相济,走向海洋强国。“柔性海权论”,也可称为“旅游海权论”。事实上,我曾经发现过一个有趣的、深刻的现象——军事和旅游有着某种“替代关系”:当代最偏好旅游的国家(世界第一大旅游客源地国),是德国,正是曾经最偏好军事的国家;当代最吸引旅游的国家(世界第一大旅游目的地国),是法国,正是曾经最疏于军事的国家。亚历山大有句名言:我来,我见,我征服。旅游出行是可以替代军事出动的。

马汉的“刚性海权论”是建立在海外殖民地、海上贸易和海军优势基础上的海权理论;我提出的“柔性海权论”是建立在海洋旅游客源地、远洋邮轮和海洋旅游发展优势基础上的海权理论。总之,就是打开战略空间、发展海洋旅游。

发展海洋旅游,是柔性的海洋强国战略,能够有效提高中国掌握海洋、主导海洋的发言权和发力权,能够使中国人更多地出海、更多地出现在海洋领土之上;发展海洋旅游,在国家海洋资源利用方面,具有综合效益,能够支撑和保障海洋国家的建设;发展海洋旅游,在国民海洋意识培育方面,具有独到的功能,能够强健、开启中华民族的海洋精神。

当年马汉的“刚性海权论”,总结了几百年来各大国海权争夺导致国运兴衰的具体案例,海洋旅游发展的“柔性海权论”在我国还不存在典型的具体案例,在国际上应该可以发掘出来,我还没来得及展开这方面的研究。但是,旅游作为独特的外交工具、经贸工具乃至调解国际国内政治经济独特手段的案例有很多。现在旅游议题在国际政治经济合作中占据重要地位,中国与其他国家与国际组织的政治经济合作当中,旅游合作都成为其中的重要内容。长期以来,我国实施开放旅游目的国家和地区这一做法,一直作为国际关系中的一个巧妙的砝码,中国向哪个国家或地区开放出境旅游,那个国家或地区的经济就会明显受益。此外,中国的旅游签证便利措施以及协助有关国家在华进行旅游营销等,都已经作为实现国家战略意图的辅助性手段。

然而,我国海洋旅游尚未真正发展起来,假以时日,柔性海洋战略的一个个更加典型的案例一定会不断涌现。

记者:第四个问题。您对于国家发展海洋旅游,有没有什么政策建议?

魏诗华:我国海洋旅游企业的发展,目前受政策、资质的限制还很多,也面临着外企巨大的竞争。以邮轮为例:

一是资质问题。中国想批一个邮轮牌照阻力重重,涉及审批的各个管理部门层层关卡,建议借鉴房地产行业理顺多部门管理的经验,明确邮轮管理、审批、运营的部门流程,各个管理部门之间要明确部门分工、明确管理范围权限。

二是政策问题。邮轮建造投资巨大、运营成本也巨大,因此邮轮企业必须获得超额利润,因此都将目光投到博彩和免税品购物等特许经营领域上来。在这两个领域上的政策突破是大势所趋,建议在配套管理跟上的前提下,政策步子迈得更大一些、更快一些。

记者:十分感谢您,祝工作顺利!

魏诗华:谢谢!魏小安、陈青光两位先生和我合著的《中国海洋旅游发展》(中国经济出版社)刚刚出版出来,我将赠您一本,祝工作顺利!希望中国海洋旅游为国家整体发展贡献更大的力量。

标签:海洋 旅游 专家 魏诗华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