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潜艇“猎杀潜航”
中国海军舰队从西太平洋演练归来,自卫队研判潜艇究竟在哪里?
光大银行信用卡中信戴兵:信用卡带动消费 支付更简单

2013年06月27日 12:09
来源:凤凰网商业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嘉宾介绍:戴兵,中国光大银行总行信用卡中心总经理。1999年开始专职于个人银行服务领域,在2002年组织并参与了招商银行(行情资讯)“金葵花”理财品牌及其相关服务体系的建设和营销;2005年10月,任中国光大银行信用卡中心总经理。   

中国的信用卡消费呈现年轻化趋势

凤凰网:我们都知道光大银行是立足于中国本土的银行,如今已经有20多年的历史了,虽然中国金融行业也有很长的历史,可能从古代就一直有,但是目前来看,现在的金融行业形势还是受到西方的牵引和带动,咱们中国本土对于金融行业的能动性还不是那么高,尤其是信用卡的这种业务,对于中国人来说,可能算是一种小额信贷的业务,中国人其实对于借钱、贷款这种行为还是有自己的一个理念和特殊的一个观念。那么针对中国消费者对于这种信用卡业务的特殊理解,光大银行对于中国本土信用卡市场目前的形势,有什么样的看法和见解?

戴兵:应该说信用卡的的确确从业务本身来说,是一个舶来品,是从美国发明创造以后推向全球的。这个产品它的的确确对于带动消费,对于方便大家生活带来了很大的便利。那么从光大信用卡2006年大力发展以来,我们在市场上也得到了广泛的认可,最重要的是我们是不断的通过创新,通过去挖掘客户的需求,然后把这个产品在适当的时候推荐给合适的人。

从我们中国的消费群体来看,其实差异很大的,每一个年代,都是有不同的消费观。就50年代的人,就60年代的人,70年代的人,80年代的人,90年代的人他们的消费观差异是很大的。现在信用卡从使用的主力军来看,70、80是主力军,90也加入了这么一个消费的领域里面来,从现在的发展趋势来看,这样的产品越来越受到中国人,特别是我们新生代的欢迎和普遍的使用。

凤凰网:目前等于说是越年轻,反而对信用卡越热衷的感觉,是不是可以这么理解?

戴兵:是的,因为信用卡本身是一个小的消费信贷工具,它提供的是银行的贷款,而且是一种信用贷款,对于使用银行贷款,新生代特别是70后、80后他们更热衷一些,而且更接受这种方式,因为中国以前的老人,对于借别人的钱然后去使用,或者去消费,从观念上来说不一定接受的了,我们以前受的教育一定要量入为出,你有多少收入你花多少钱,而且要勤俭节约。所以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全球化进程的发展和推广,特别是以美国这种消费文化对中国的影响,那么我们的70后和80后,都已经加入到推动消费信贷的这个洪流当中来了。所以使得我们的业务发展越来越快、越来越大,特别是80后、90后,他们对于使用银行的信用贷款已经是已经普遍的行为了。

中国不是没有信用卡客户而是贷款规模小

凤凰网:其实通过这么多年的发展,尤其是2004年开始,会有一个发卡量爆发式的增长,基本上我们去银行办一张储蓄卡或者其他的业务,银行的工作人员都会推荐你办一张信用卡,但是这张信用卡很多人办了之后,他会不会开卡,会不会使用,这个后续的跟进并不是非常完善。未来在消费信用卡使用量增长越来越快的形势下,对于我们办了卡,但是消费的很少,或者说几乎不开卡的这种情况,光大银行有什么针对性的措施?您觉得我们未来的发展还会不会热衷于发卡量?

戴兵:其实从现在发展情况来看,大家有一种误读,最重要的一点,信用卡的发展他已经过了这种跑马圈地或者说疯狂去发展的时期,对于光大银行来讲,我们实际上现在是需要质量的发展,我们要追求更高的收益和更低的风险来实现我们企业的价值,为企业、为股东、为社会创造更多的价值,我们现在从国内信用卡的发展来看,其实最大的瓶颈它是受贷款规模限制,这个贷款规模的限制,他实际上制约了中国的信用卡发展,从我们拉动内需的话题和角度来讲,信用卡这个领域对于拉动内需,刺激消费是绝好的,不可替代的,因为它先是用银行的消费信贷,然后他又是遍布于全球的消费网络,没有第二个金融供给有他这么便捷,那么方便所有人在他需要消费的时候,去实现消费,没有第二个产品可以取代的。

但是,在这个产品的推广使用过程当中,从国家的政策引导方面,没有给他任何的特殊的政策,也没有做一些政策上或者是制度上的安排,让大家更乐意选择用信用卡而不是用现金,或者是用其他的支付方式。

所以,现在最大的问题不是说中国没有信用卡客户,最最重要的是我们有一个更大的紧箍咒,就是规模,贷款规模。我们可以看到,作为消费信贷杠杆的使用,中国的银行业,特别是在信用卡这个使用范围,远远低于美国这种很成熟的市场,美国现在的信用卡的透支余额超过一万亿美元,而我们中国的信用卡透支余额才不到一万亿人民币。

从人均GDP的角度来讲,我们大概是美国的1/4,但是一反一正再来算,作为信用卡对于消费信贷的推动,我们就变成了1/24,所以就是说是远远不够的,我们现在最大的困惑是没有这么多信贷资源去做这件事情,而不是说没有客户,中国客户是非常好的,也非常多的,那么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要追求的就是优选客户。

凤凰网:您刚才提到美国整个的信贷额度是一万亿美元,如果中国的客户信贷额度能像美国相比的话,那么咱们算一下,美国人数比咱们少,所以说人均来说,肯定是一个很高的额,如果中国的人均达到这么一个高的额度,就不得不很担心一个问题,咱们银行的风险,因为这是一个不可避免的一个问题,可能使用了信用卡的钱,但是透支了,可能会出现一些死账、坏账,那么就银行来说,这是一个很难控制和避免的风险,针对于这个风险,光大银行有什么控制?

戴兵:首先我们要看占比,因为从美国市场来看,信用卡的信贷规模在很多的银行中占比是超过10%,有的能达到20%,在银行信贷的结构,都是超过10%,而我们整个银行业信用卡透支余额的占比在整个规模里非常小,是微乎其微的。所以现在成倍的发展,他在整个的银行的信贷规模里面的占比还是很小的一个点,我们要放大到这个上面去看,而不要光看一万亿,这个一万亿对于整个银行业的信贷规模它是很难做到的,要这么去看。

对于控制这个风险,最重要的是说我们要去找对具有诚信的,讲信用的,违约率低的客户。这种客户就是我们信用卡最好的客户,不一定他最有钱,就是我们的好客户,不一定,也不是说他没钱,他有可能是我们的好客户,不是。主要是要有诚信,要履约,等于是我们靠信用,靠客户的信用向我们借钱,我们要去寻找的就是讲信用的人。

所以,找到讲信用的人是我们银行做信用卡这个业务的关键所在,那么怎么去找,我们有一系列的汲取手段和方法,包括现在人民银行还有公安部等等,都在做一些为构建诚信社会做的一些工作,比如说我们的咨询中心不断的收集所有人的信用记录,随着我们每一个客户,每一个持卡人,他的这种跟诚信相关的记录的收集越来越多,越来越完整的话,其实我们讲诚信社会就会越来越完善,大家就会更重视自己的信用记录,也会对自己的信用记录去负责,这样就会形成一个很良性的,很好的一个循环,我觉得这是一个关键。

[责任编辑:申琼] 标签:光大银行 信用卡 戴兵 
-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