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潜艇“猎杀潜航”
中国海军舰队从西太平洋演练归来,自卫队研判潜艇究竟在哪里?
童士豪:启明的投资理念和判断模型

2013年05月29日 11:24
来源:凤凰网商业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启明创投创主管合伙人 童士豪

大家好,很高兴有机会来浙大,我跟朱总一样,在其他大学里也演讲过,今天是第一次在浙大,很荣幸。

我自己呢是台湾出身,在美国长大,05年来的中国做风险投资。之前本科是在斯坦福大学,然后毕业以后去了华尔街做投资银行家,就是朱总刚刚讲的建议大家不要去的那个行业,那边干了三年,纽约干了两年,香港干了一年又去做了PE也是刚才朱总讲的那个行业干了三年,在台湾待了一年,然后在新加坡待了两年。

互联网是一个大趋势,那时候是99年,觉得说斯坦福大学出来的就在硅谷那边,如果不创一次业跟互联网没有关系好象是大的遗憾。所以几帮都是精英没经验的也不能说富二代也不能说官二代,都是传统大学毕业的,没有任何创业经验的人我们五六个人一起创业,那时候我们还融到了两千万美元。那个企业后来做得实在是不怎么样,随后我们把它卖掉,把本钱拿回来,但在过程当中积累了很多经验。

刚才我觉得朱总讲的很多话非常实在,很多分享的经验我希望大家能够记住,因为这都是我这几年来创业和做风投类似一样的总结。很多时候创业是需要激情的,是非理性的一个行为。很多时候是不需要拿风投的,因为我们自己也有自己的压力,我们也有自己的投资者,我们要给他提供回报。所以不可能做一个专门救济社会服务大众的一个事情。但是如果被我们选中的创业者,就像刚刚朱总讲的,他就是培养的一些种子,我们培养一些好的苗,花很多的精力把行业的资源经验跟他分享,帮助他成长为下一个雷军,这个过程命中率是非常低的。其实我最能给大家的建议,实在一点,跟朱总讲的类似,别去干投资银行,别去干PE,最好还是去一家创业性的公司,或者刚上市的公司,实实在在做个五年七年,累积这个行业的资源和精力,到那个时候再出来,你拿第一桶金的机会就增加了,你也赚了一些钱,有资本去创业了,这样压力也比较小。否则你创业的时候你老婆天天担心小孩生下来没钱买奶粉怎么办?很多时候要创业还需要好好去思考。

我很好奇,刚才朱总有问过谁是管理学院的,没多少人举手,谁是计算机毕业的也没有多少人举手,那大家来这里到底是以什么目的跟身份来的呢?大学本科如果学管理学如果你们想创业的话,我给大家最好的建议是多玩这些应用。我每年招聘两个实习生,基本上是美国一流的MBA一年级的学生,是哈佛或者斯坦佛或者哥伦比亚芝加哥的。我的要求大家把履历寄给我的时候,第一个就是你平常在什么上面玩儿什么应用,什么美国应用你常玩的,什么国内应用你常玩的,为什么玩?跟消费有关的、跟游戏有关的社交有关的都问。如果你想做VC或者想创业,连应用都不玩儿的话,没有感觉,你凭什么让创业者相信你的判断,这点很重要。我们在杭州投资了城旗,投了门户街。从跟他聊的时候我们就觉得他做得蛮不错的,所以我同事就投资他了,目前我们看到大概少数离开淘宝以后创业还算有机会的,当然有好多挑战在他们前面。

下面就进入今天的重点,投资理念和判断模型,主要以我个人的观点。

启明现在从管理的基金规模是10亿美元,其中大部分是来自美元的,主要是普林斯顿,还有哈佛。第一期06年开始的,第二期08年,那是我加入启明的时候,第三期的话是两年前,最近这三年我们也融了比较小的人民币的基金。

我们已经完成70余家的对创业家的投资,我自己参与了大概60多家投资的讨论。我自己管理的被融资的公司大概有15家,其中70多家里面我们有10家公司已经上市,在行业当中还是蛮受我们投资者的青睐。

我们投资的风格是喜欢把握宏观的方向,找到我们专注领域里头,我们看中的这些趋势,然后从这个趋势里头找到我们认为最适合的团队,投资他们,从上而下再从下往下。我们自己喜欢关注的领域是下面的四大块:互联网消费类,同时这也是朱总关注的。这个占我们全部一半的投资。第二块是医疗健康,大概占我们三分之一的投资,剩下的六分之一是清洁技术和IT。

我们人民币跟美元基金投资的风格和方向不一样,以我们互联网这块来讲的,美元和基金投的更早期,看了更多的社交网络信息的拓展,本地消费,分享经济的崛起还有移动互联网,有了利益的话相对来讲是比较注重文化创意整个行业投资是成长型的公司,已经收入甚至已经有利润的。所以两个风格是不一样的,投资者的风格也是不一样的。所以各位想投资的话,要知道美元基金和人民币基金的差别非常之大。

我们对医疗行业非常看好,刚才有位同学讲到生物医药,这方面的话我们对于研究未来下一个新的药这块是比较没有把握去投的,更多是看有临床结果的这种公司我们才会看。更多的是医疗器械、诊断试剂公司,我们暂时不会去投研发为主的公司,反而是其他已经有一些产品是我们看的SFDA很接近的这样的公司我们才会去理,我们当然看好这个大行业,因为整个医疗支出占GDP只有5%,在美国是18%,在全球平均是9%,所以还有很大的成长空间。

IT领域的话,我们会看政府比较关注的希望支持的细分领域,包括云计算,软件,物联网还有新材料。或者是带有更高附加值的先进的制造业。

清洁能源也是我们比较关注的行业,但是这块风险比较大,所以我们投成长型的企业,我们知道政府在十二五期间会增加投入,希望能够创造更好的投资的环境跟企业成长的环境,以及企业市场成长机制的形成,从而使得这个行业能够活起来。

这些都是我们在这个细分领域里头会关注的,所以各位对这些方面有兴趣或者有好的项目的话欢迎跟我们联系,我们有专门的团队负责这一块。

刚才我提到了人民币基金跟美元基金投资的标准是不一样的。在美元基金的话,我们会喜欢投资非常早期的项目,通常产品上线一两个月,已经有一些用户的数据,我们会去访问一些用户,问他对产品的看法,我们自己也会玩儿,看我自己对产品有什么样子的感觉,我们几乎不做天使投资。几个例外最有名的之一就是小米科技,我投小米的时候只有4个人,雷军一个非常大胆的想法我们就开始投资于他了。在其他行业领域里头的话,医疗、或者是IT,或者是清洁能源我们投的是偏早期的制造型企业,希望一年首先超过千万人民币以上的,还是很小,但是相对有收入了,在互联网不需要。

人民币基金里头,我们会找细分领域的第一名或者第二名,希望细分领域不要太小,是值得拿风投再往前走的。对未来的成长我们希望程度30%,最好能超过50%以上的成长的机会。

这15个项目是我在启明近五年来投资的公司,其中红色的是我目前表现还算不错,或者有机会再翻一番的机会的。07年底的时候加入了启明,第一年投了一嗨租车、凡客诚品和游戏谷,第二年投了开心网,看他们又起又伏的,感叹很多。2010年投了最好的项目,也是所有项目当中最亮的,那就是小米科技,从零开始的。2011年开了两个公司,一个是51返利,现在是细分领域的第一名,第二个是多盟科技在移动互联网做火爆联盟也是第一。2012年在广州的Forgame,大概今年的下半年有机会在香港市场上市,去年年底投了北京的马蜂窝,是我非常喜欢的一家团队。我投了15家公司的时候,大部分的企业还不到50个人,还是相对比较早期的。在两三年之内这15家公司至少有8家完成了新的融资,大部分的表现还算不错,这一切都和创业者自身能力、成长速度和创业的方向有关。

谋定而动,顺势而为,这是其实我跟雷军和陈新的veture常常聊的话题,我们都有这方面的共识。

第一我们希望能够选的这个方向一定是市场够大,能够支持这家公司上市以后有10亿美元的机会,有三千万美元一年的利润空间。这个挑战很大,大部分企业其实并不符合。所以大部分企业是不需要也不应该拿风险投资。

第二创业者有能力组织一个优秀的团队。

第三他会找到一个不错的切入点,一刀见血,如果团队还没有找到好的切入点,我们也愿意帮助住他不断讨论,找到切入点,前提是第一跟第二的存在。

第四我们愿意提供充分的资金但是不会过多,帮助这个团队模式是可行的,然后快速发展,不对没关系赶快换。

第二每年能够对这个行业有影响力的公司最后能上市的其实不多,更多的VC在追,追这些比较有机会成为卓越企业的公司。一年真正能上市的公司5家至多10家就了不起了,而VC在追的正是这5家到10家公司。也许是搭车的这些AAP,也许是一片红海,见仁见智。我个人非常看好细分领域,我做了比较,一个2亿美元的基金投资20个项目,一个项目大概1000万美元,这是早期基金会做的,假设我们有1.5到2倍的回报给我们海外LP就已经不错了,如果能够拿到2.5倍的回报,等于每年10%的汇报持续10年对我们LP来讲是非常高兴的。能够还给我们的投资者5亿美元,我如何拿到5亿美金的还给LP呢?假设每个被我们投资的公司有20%的股权是我们的,那5亿美元就要创造25亿美元的市值。这等于是5家在创业板、纳斯达克、OSE能够上市的公司。也就是说我们投20家必须有5家能够IPO,这个挑战其实是非常大的。所以对我们来讲,近期的价格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这个团队跟这个机会,有没有办法成为一个巨大的企业。作为一个巨大的企业你一定会遇到刚才说的table,加一个S是新浪,table是能够遇到,怎么样跟互联网合作或竞争,我们对投资者是没有任何的附带价值跟这几个大家伙去谈合作?在启明在这六家公司中间,我们投资了一家,另外三家都有卖过公司或者一起投资过,这也是在这个行业里要有的经验,才能帮助被投资的公司。

第三早期投资跟成长型投资的命中率跟回报有什么不同?如果各位对做风投有兴趣的话,这是一个行业一般比较能够同意的一个标准,早期的风险投资要等6年,五选一20%的命中率就已经很不错了,这样给你10年两倍的回报。成长型的投资要等个4年才能够上市,三选一,你平均有个7倍的回报也能拿出2倍给投资者。PE是上市前一两年投资进去的,命中率非常的高,因为他希望平均有重的公司有三倍的回报,三选二1.8也是接近2倍的。我昨天跟高盛专门做PE投资的一个朋友,我们都是在一嗨租车的里面的,我们在聊,他说他们07年成立了一个基金,07年投了五分之一的钱那时候非常兴奋,结果08年遇到经济风暴死了30家公司,这30家公司一死对整个其他基金的影响就很大,因为他的命中率本来是三选二,如果死了30家他挑战就非常大,所以很多投资者他虽然是风险投资是疯子,但是首先要想的是怎么规避跟管理他的风险,什么样的风险他能够接受,什么样的风险他能够承担。

第四这五个是我们基本上会关心的风险。系统风险是是整个社会的风险,现在是08年还是07年还是09年,其实是有很大的差别的。我们08年第二基金做的表现就会比2010年成立的要好,因为08年金融风暴基金的价格比较便宜。2010年做的基金本身估值比较高。第二个市场有多大?成长速度有多快,这个点是不是别人还没看到,这个很重要。你最希望做的投资是别人都不看好,都去怀疑他,都去投他的竞争对手,这样的投资其实是最好的投资。第三个团队的执行力,这个团队我们到底有多熟,对他的背景有多了解,他这些人成功的经验也好,失败的经验也好都很重要,会影响到怎么做判断。我们非常做喜欢做2C的经验,对2B的经验比较不看好,因为中国做2B的市场非常难,很多人都喜欢聊商业模式话题,我每次被记者访问,或者上电视台参加节目,主持人最喜欢问的是这个话题,对我来讲这个是非常不重要的。在做互联网项目里头,一个产品很多人用很多人喜欢,聪明有经验的创业者和投资者就能找到赚钱的机会,这个一点都不难。我再重复一句“一点都不难”,所以这个投资是我最少花时间去看,最重要的是能让用户惊喜,有足够的用户喜欢你。财务有重模式跟轻模式的分别,互联网的好处是轻模式,所以相对来说需要钱证明这个机会是存在的,团队是靠谱的,点子是够好的,需要的钱比较好的,所以更多的VC会在这方面做一些尝试。

我自己在美国做过VC,那家公司投过药等,所以从他那边我自己在那三年还是学得蛮多的,这些是他们没投过的公司,有机会投没投的,这些公司在网络项目里都可以找得到,苹果、谷歌、eBay、联邦快递,这几家公司都可以讲为什么不同,在BVP的时候有机会买一些苹果的公司,但是这家风投的创始人说太贵了、离谱,几十倍的销售价格,不划算。eBay这个是在福布斯每年最有名的VC之一的David Cowan,说在上面卖邮票、钱币、旧的漫画书,说小众市场。谷歌又是David  Cowan他大学同学把他的家里的停车的位置租给了两个斯坦福刚毕业的学生,然后他就邀请David到他家里给他讲这两个人在干嘛,做的是搜索引擎,David说这个市场是红海,雅虎,你还干这个。他说你可不可以告诉我怎么样离开你的家而不要经过这个停车的位置,这两个人我见都不想见。还有一个被投的公司Intel、康柏等等,大家会觉得很奇怪,有的VC没有投过这么多有名的公司列出来呢,因为在左边是他们投资过的公司,80%大家可能听都没听过,但是这些公司都最后上市或成功退出了。这家VC能够不断的每年都有机会每年都能推出,他的投资者对他非常满意,因为他的回报,基金两倍到三倍,而且很广。那时候他跟我说,在美国要从一个员工干到主管合伙人至少需要十年时间,这个过程中间你要争取不断打棒球的机会,提高自己的命中率,有耐心的,一棒挥空不要紧,等下个好球再打,不要急着挥棒,没有养成,还没等到成功的时候就被三震出局了。因为你投了太多错误的项目,人家不能要你了。投资是一个需要冷静思考、大胆假设,同时需要有勇气做决定的事情,我投凡客、开心网、小米,三次在内部都是有巨大的争议,三次都是拍桌子最后项目才通过,三个中间一个表现不好,一个还不错,一个已经赚到了钱,另外一个目前来看是表现得非常好,也让我上了福布斯2003年。每天干过的风险投资的事情我非常喜欢,我一个礼拜工作70、80小时一点都不觉得累。我每天都战战兢兢,05年的时候会想说不是中国人,每个国家都待过怎么做VC,08年投了凡客的时候就担心,大家不看好,难道我真的能够找到大家认为不能成功的项目把他做起来吗,雷军那时候离开金山认识很多人,很多VC没投他,凭什么是我投?2010年投小米的时候也非常有争议,有很多朋友和合伙人会说这是一个非常不负责任非常玩命的一个赌博。有时候是赌人,有的时候是赌方向,在中国做投资基本上没有太多的项目是别人没看过而你看过,只有你看过的,怎么样养成一个判断事情的机会跟提高自己的成功率?就像我之前在美国的这个同事跟我讲的一样,冷静,不断的给自己有机会去挥棒。

这个是沃伦巴菲特讲过的,他从来不投互联网项目,也不投IV项目IMB是他唯一买过的一个高科技的股票,never  Lose  Money,Rule  No.2:Never  Forget  Rule  no.1。然后很重要的一句话我不同意,但是我觉得是很有道理的。他的投资命中率高,每一个不是权威的,但是把握都很高,我坚决相信投资就奇怪的,有机会成为巨大公司的才是应该花时间的,这两个是完全不同的投资风格,但都有成功的机会,你要找到一个适合你自己的打法。另外一句:被投资的公司自己挑战太高太大,他宁可不投,最好是能够赚到钱的,他要的。另外一句话我非常同意:如果一个团队是非常牛B的,去挑战一个行业是非常难做成的,商业模式很糟糕的,需要很多钱才能证明这个模式行不行的?这两个打起来一定是那个行业的名声不会改变的,损失的一定是团队。怎么样帮助团队找到适合的方向,不要跟大头直接竞争?怎么样能够找到适合自己的一块地能把事情做起来,那怎么做下一个UC、YY,而不是抢着做一个做下一个小米其实是很重要的决定。

为什么会选互联网消费类的行业?这个呢名单是我2011年的时候在网上找到的,我觉得还蛮好的跟大家分享。从2000年到2011年这十年当中,美国有16家未上市公司他的估值超过10亿美元,13家是消费类的互联网的企业Dropbox、Spptify、Spuare、Airbnb  Groupon  Inc  英特网、KAYAK  Softwore、Gilt  Groupe,这8家我都见过他们创业团队的人,同样的名单,从1995年到2000年,也有大概10家上市公司超过10亿美元的,很清楚,那些都是干电信行业的设备,没有那波人把这个的技术打好,就不会有后面十年这些消费类型的应用会出现,如果你那个时候干比较是消费类的这种应用,你很辛苦,因为很多人还没有。最近的这十年来你再干芯片,再干电信设备是必死无疑,成功率太低了。第一个十年,我在硅谷的台湾,投了VC非常得意,投什么中什么,一大堆芯片公司被买或者上市,一大批做ODM的公司也能够上市,赚翻了。最近的十年这些VC都挂了,完全看不懂互联网消费类的什么东西,好不容易投了个新浪,那个时候就没了,互联网就这样子了,够了。后面一个大批的机会全部都蔑视掉了,什么时候干什么事情,顺势而为是能否成功的重点,我只能祈祷我能做的事情,刚好是被这个时代所需要的。如果我现在是WOE硬件的这个专家,我只能期待去小米或者三星去干活,因为要出下一个这样的公司实在是太难了。

美国VC成功的后面的一个背景,从80年到85年个人电脑的发展,95年2000年谈到的电信行业的发展,2006年是社交的发展,都跟时代出生的用户群有关。现在中国是屌丝称王,你要是不是懂屌丝你就干不了企业,那时候YY我们没投,为什么没投,想不来出来,一个群体IM能够做什么用?玩游戏德人用了,可是还收不掉什么钱,但是没有找到更大的市场,最后参考了杭州的9158想到了YY音乐,在上面有一大堆的帮主,不管是组合大家团员玩游戏也好,如果那一帮团主、帮主愿意花工夫照顾其他的屌丝就无法造就成这些公司的收入,就没有人有动力去买这些花、车子干吗的,都是虚拟的东西干吗花十万二十万,没有动力。这个模式在美国是不可能成立的,在中国屌丝经济决定了所有互联网公司能否成为大公司最重要的因素。在美国是相反的,在美国是你能够说服中西部一天到晚带着小孩去踢足球的,那帮家庭主妇都是三十出头,35岁,都有大学的履历,在家里带两个小孩,然后彼此就抱怨讨论,然后上面有什么东西能够刺激他们,这些人造就了脸谱,造就了推特。所以不同的社会有不同的族群会掌握那一个社会是否让这些互联网公司能够赚大钱的趋势,如果各位想做VC,或者想创业,你必须了解你的用户。当时盛大的崛起,大家都看到抓到了代理韩国传奇的游戏,一帮的屌丝用户在那个时候觉得这东西非常有用。之后盛大转型,要干迪斯尼,现在看那时候想干的很多事情小米、乐视都在干。什么时候干什么事儿?不是一个老大拍脑袋就能够想出来的,是要做更多的思考,对这个行业做一个判断。有时候成功刚好不是因为你多了不起,就是因为刚好你的想法代表这个时代的住来,有很多人想法一样你起来了,你必须还要冷静思考为什么我们能起来,而不要头晕了认为自己很牛B,做的绝对都对,那必死无疑。中国很多公司现在在海外成长不错,并不是中国的软实力有了,中国人影响很多人了,不是,刚好在那些国家他们缺乏比较好的游戏内容,缺乏比较好的一个社交的网络。所以让中国的游戏能够起来。还是得战战兢兢,多了解当地的需求才能够国际化。

创业的一些方向,雷军认为说创业者的4个必备的条件,对大方向看得很准,小方向已经被验证了,团队够出色等等,这些都讲过了,我就不提了。

我们非常喜欢对主流用户中国现在称为屌丝,你非常理解,你知道他们要什么。现在有一个大公司的精英出来,同时具备对屌丝用户的理解,这样子的结合是我们最喜欢的。我们愿意帮你们去跟ICY,跟YY,新浪、阿里、腾讯、百度谈合作。前提是你必须是这个行业的第一名,你有机会成为第一名,而且对用户敏感需求非常清楚,这是我们最喜欢的创业者,你跟着用户走,知道主流用户在哪里,你就有机会把事情做大,其他的我们都可以帮助。这次就讲到这里,谢谢。

[责任编辑:惠鹏权] 标签:童士豪 启明 投资 奥迪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