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潜艇“猎杀潜航”
中国海军舰队从西太平洋演练归来,自卫队研判潜艇究竟在哪里?
翼装飞行:天使与魔鬼的化身

2013年08月22日 11:40
来源:凤凰网商业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相信绝大多数人被翼装飞行震惊到应该是在电影院,或者更具体地说就是在看《变形金刚3》时。一群特战队员从战机上跳下,像鸟儿一样自由穿梭在高楼大厦之间,他们灵巧地转身,精准地躲避着袭击,悄无声息地降落到敌人的老巢。

当然,您可能认为这是电影特效。那么,当翼装飞行完整地呈现在您的面前时,您会作何想法?

2012年10月12-14日,首届红牛翼装飞行世界锦标赛在湖南张家界天门山景区正式上演,15名来自美国,英国和南非等国家的翼装飞行顶尖高手依次从海拔1435米的天门山山顶悬崖起跳点出发,在垂直向下俯冲近百米获得足够的加速度后,以“大回环滑翔”方式迅速绕过途中折返标志,最后以通过天门山索道延长线作为比赛终点。

相信除了为他们祈祷和鼓掌外,您脑子里大大的问号是:他们是怎么飞行的?没有危险吗?

翼装飞行,也叫近距离天际滑翔运动,飞行者身着翼服,从高楼、高塔、大桥,悬崖或者直升机上跳下,紧贴着高空中的建筑物或自然景观进行无动力飞行。由于飞行高度低,用于调整姿势和打开降落伞的时间十分短促,危险性和难度极大,极具挑战性和冒险性,堪称“世界极限运动之最”。

说起翼装飞行,绕不开的就是翼服了。

翼服是科学家基于蝙蝠飞行滑翔原理研发出的特殊跳伞装备,在脚部之间以及手臂下方都连结著翅膜,张开手脚便能展开翼膜,于是天际滑翔运动员像飞鼠一样,利用空气阻力,在减缓下降速度的同时形成向前飞行的动力,摆动身体,准确地转弯以及控制飞行的方向和速度。理想条件下,飞行员将最终达到约160公里/小时的前进速度和50公里/小时的下落速度,即在每下降一米的同时前进三米。

有了翼服,人们实现了“飞翔”的梦想,但是这种超越伴随着牺牲和悲恸。

据统计,从翼装飞行这项极限运动诞生到现在,参与者有30%失去了生命,他们都是翼装飞行的顶尖高手,其中包括翼服的创始人。而让“天门第一飞侠”杰布•克里斯一度想要放弃翼装飞行的就是好友德瑞的离去。每每想起这件事,杰布•克里斯这条硬汉都不能自已,飞行前还相互鼓励,仅仅过了十几秒,德瑞就在自己身边狠狠地撞在了大桥上,残缺着坠地,为钟爱的翼装飞行付出了热枕的生命。

其实,从事翼装飞行的人都是这一极限运动的“偏执狂”,他们追求刺激,勇于冒险,将恐惧抛之脑后,享受极度恐惧后重生的快感。低空跳伞最多世界纪录保持者Miles Daisher无疑是这种一般人无法触碰到的这种美妙感觉的体验大师。“翼装飞行让我感到非常兴奋,在空中滑翔过程中是超现实的,如飞行在梦中。”

把美好的梦境实现,这本身就是件极美好的事。

当然,翼装飞行不是随便就能参与的,除了克服可以预知和不可预知的恐惧,有足够的耐心、敏锐的观察力和信息分析能力外,还应该付出常人无法逾越的艰辛。“你必须拥有200次或以上有人指导的跳伞经验或者500次或以上无人指导的跳伞经验才有资格进行翼装飞行的学习”。新西兰翼装飞行女运动员Livia Dickie给出了这样的数据。而她本人从事跳伞运动已有13年,极限跳伞已超过1700次,其中翼装飞行次数已超过500次。

也正基于此,截至目前,全世界只有不到600人在从事这一“极限运动中的极限”。杰布•克里斯曾表示,翼装飞行是下一代人的竞技。不过可喜的是,首届红牛翼装飞行世锦赛取得巨大成功后,第二届即将上演,“空中F1”已然吊足了世人的胃口。

翼装飞行就是这样,让人期盼,又“步步惊心”。

[责任编辑:惠鹏权] 标签:翼装飞行 红牛 
-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