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潜艇“猎杀潜航”
中国海军舰队从西太平洋演练归来,自卫队研判潜艇究竟在哪里?
以“新理念、新模式、新标准”创有中国特色的信用卡

2011年06月14日 10:02
来源:凤凰网商业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上世纪八十年代,信用卡被引入我国。几经曲折,我国信用卡行业逐步发展壮大,实现了从零到2010年初发卡量超2亿张的跨越式发展,并形成了较为完整的产业链,对经济社会发展的促进作用不断显现。但同时,作为“舶来品”的信用卡经营依然沿袭国外模式,导致市场定位和客户定位趋同,无法满足国人偏向支付功能的真实诉求,并且受发展环境的制约,信用卡盈利能力普遍偏低,多数发卡机构还未真正实现盈利。因此,光大银行基于多年的经营总结和市场调研,并经过近2年的技术攻关,率先在国际上推出“一卡双账户、交易实时联动”的“阳光存贷合一卡”,标志着真正意义上的借记卡与信用卡整合产品的诞生,给信用卡打上深深的“中国印”,也为探索适合我国国情的信用卡经营之路写下了浓重的一笔。

一、国内信用卡行业发展所处的阶段与特征

(一)信用卡行业正处在高速发展阶段

我国信用卡行业经过近十几年的快速发展,形成了较为完整的产业链与相当庞大的市场规模,并产生了广泛的社会影响力。目前,信用卡行业正处于高速发展的上升阶段。

自2003年开始,信用卡发卡规模迅速扩张。最新统计数字显示,到2010年二季度,我国信用卡发卡量达到2.07亿张 ,约为2002年的9倍。

图1 2002-2010年二季度我国信用卡发卡量

信用卡刷卡消费日趋普及,已逐渐成为我国居民主要的非现金支付工具。中国银联统计数据显示,2009年我国信用卡跨行消费交易笔数和消费金额分别是15.90亿笔和1.65万亿元,分别约为2005年的17倍和23倍,信用卡卡均年度跨行消费交易笔数和交易金额分别约为9.70笔和1.01万元。

图2 2005-2009年我国信用卡跨行交易金额及笔数

信用卡消费信贷已经成为我国居民经常使用的个人消费信贷产品。2009年末,信用卡授信总额达到1.36万亿元,而未偿信贷余额达到2458亿元。信用卡期末未偿信贷余额占金融机构人民币居民户一年期消费性贷款余额的38.5% ,由此可见,信用卡消费信贷成为居民消费信贷的重要组成部分。

图3 2002-2009年我国信用卡未偿信贷余额

尽管从绝对量上看,我国信用卡行业的发展规模可以跻身世界前列,但人均拥有量不足0.2张,是信用卡发达国家人均拥有量的几十分之一,并且未来随着我国经济的持续快速发展、城镇化竞争的加速推进以及产业发展环境的逐步改善,信用卡产业仍然存在巨大的发展空间。可以预见,随着信用卡支付创新业务的不断发展和受理环境的持续改善,我国信用卡产业将保持高速增长态势,信用卡渗透率也将稳步提升。

(二)信用卡用卡环境逐步改善

伴随着信用卡业务的高速发展,我国银行卡受理市场规模快速扩大,ATM和POS机具的普及率显著提升,用卡环境逐步得到改善,持卡人刷卡消费意识也是显著上升。

截至2010年二季度末,国内信用卡发卡机构达到61家,其中全国性发卡机构共有16家,正式运营的信用卡中心有15家。信用卡发卡范围和受理范围遍布全国32个省、直辖市、自治区,客户可以通过营业网点与网络渠道等多种方式便捷申请信用卡。持卡人可以在全国约181.1万家商户 、282.4万台POS机上刷卡消费,可在23.05万台ATM自助设备上进行取现和还款,POS终端和ATM终端数量分别是1999年的12.64倍和8.73倍。万人拥有POS和ATM台数分别为21.72台和1.77台,分别是1999年的12.2倍和8.43倍,信用卡用卡环境正在逐步改善。

(三)信用卡法律环境不断完善

在信用卡产业快速发展的同时,与之配套的法律环境也在不断改善。尤其是2009年以来,人民银行、银监会等部门陆续下发了一系列通知或指导意见,作为《银行卡业务管理办法》的补充和修订,如国家九部委《关于促进银行卡产业发展的若干意见》、人民银行《中国银联入网机构银行卡跨行交易收益分配办法》(126号文)、人民银行《关于规范和促进银行卡受理市场发展的指导意见》(153号文)、银监会《关于加强银行卡发卡业务风险管理的通知》、人民银行、银监会《关于防范信用卡风险有关问题的通知》以及人民银行、银监会、公安部、工商总局《关于加强银行卡安全管理预防和打击银行卡犯罪的通知》等。这些法律法规的出台,对于规范我国信用卡业务的发展起到了积极而重要的作用。

2010年1月至10月,公安部与中国人民银行在全国范围内联合开展打击银行卡犯罪专项行动,取得明显效果。据统计,今年1月至4月,全国公安机关共立银行卡犯罪案件6700多起,涉案金额达59.6亿元,破案4800多起,挽回经济损失近1亿元。随着专项行动的持续深入开展,信用卡产业环境将不断得到净化,对产业发展的司法保障也将得到极大的加强。

(四)信用卡舆论环境趋于好转

信用卡行业作为新兴行业,在拉动消费、促进就业和提高社会文明程度等方面发挥了积极的作用。在信用卡发展初期,由于媒体对于信用卡业务认知度不高,相关报道难免有失偏颇。但近几年来,随着信用卡消费的日渐普及,媒体对于我国信用卡行业发展特点以及信用卡产品特性和业务特征的认识逐步深化,相关舆论也从最初的片面、负面报道居多转变为如今全面、正面的报道为主,从而有效地引导了公众采用安全的用卡行为及树立良好的信用消费观念。与此同时,各大发卡机构也非常重视信用卡的宣传工作,积极正面的舆论导向,不但有助于发卡机构扩大市场影响力,同时也有利于培育客户良好的用卡习惯,这对于整个社会信用体系的建设也起着十分重要的作用。

(五)信用体系建设逐步完善

我国政府早在2002年初中央金融工作会议就明确提出要建设全国企业和个人征信体系;同年11月,党的十六大报告明确指出:“健全现代市场经济的社会信用体系”。经过多年的建设,我国社会征信体系已逐步形成。到目前为止,全国统一的银行信贷登记咨询系统初步建成,并实现了联网查询,从客观上有效地降低了信用卡的业务风险。同时,随着我国信用体系的完善和规范,个人信用记录已成为现代居民的经济身份证。不仅在申请信用卡时发卡行需要查询申请人的信用记录,甚至在办理个人住房贷款、出国签证和求职应聘时,个人信用记录也起着重要的作用。因而现在信用问题得到民众越来越多的重视,拥有信用卡成为民众信用度的一种“证明”。截止2009年底,个人征信系统收录自然人数6.6亿人 ,其中有信贷记录的1.75亿人。

二、国内信用卡面临的困境

(一)信用卡与国内客户消费特点并未真正结合

信用卡作为一种无抵押的小额信贷产品,其核心是为持卡人提供一定时间内的免息透支本金,因此持卡人消费观念与信用卡本质功能能否充分发挥有着直接关系。西方许多发达国家由于其社会保障体系比较完善,持卡人习惯了超前消费、透支消费,其平均循环信用率可以达到约75%;而中国与西方发达国家持卡人这种消费观念的不同,将“量入为出”视为美德,导致了中国信用卡的支付功能的使用远大于其消费信贷功能。如果片面宣传信用卡的消费信贷、循环透支功能,不考虑国内客户的消费特点,将会限制信用卡在国内的长远发展。

(二)国内信用体系建设尚不能满足发卡的征信要求

虽然目前我国信用体系建设已经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但是由于国内个人征信体系建设起步较晚,征信体系建设涉及的诸多环节还不尽完善,尚不能满足信用卡行业发展需要。目前,各发卡机构在审核信用卡申请人时,主要依据人民银行征信系统,其主要记录的是与银行发生贷款行为或持有信用卡的客户信息。因此,银行在面对很多第一次办理信用卡的申请者时,并不能依靠人民银行征信系统得到其个人信用情况。并且对于银行来讲,申请者在日常生活中的信用行为远远要比其在银行贷款合同中的表现要有参考价值的多,比如说是否按时缴纳通讯费、水电费、税费等等。而我国个人征信体系中的数据分散、开放程度低。商业银行、公用事业、邮政、电信、保险等非政府机构搜集的个人征信数据处于相互屏蔽的状态,没有一个统一的个人征信数据平台。这些严重制约了信用卡业务授信环节的效率,加剧了银行和申请人之间的信息不对称,并成为诱发信用卡欺诈风险和违约风险的潜在隐患。

(三)发卡行经营模式趋同性较高

信用卡有别于借记卡,是无需担保的小额信贷产品。为控制风险,发卡机构将有“高收入、高学历、高信用”的三高客户作为首要客户资源。在发展初期,由于存在大量的市场空白,各发卡机构普遍采取了粗放式发展模式,使得信用卡行业市场规模短期内得到了快速扩大,但客户定位的趋同使得发卡速度有所放缓。发卡行开始将精力更多的放在产品功能上,针对不同客户群进行产品差异化经营。目前市场上推出的信用卡产品就多达上千种,但信用卡功能上无明显区别,更多体现在外观设计上,真正具有显著功能特征的产品并不多,导致客户在琳琅满目的信用卡产品前,并不会以功能作为挑选信用卡产品的主要依据。因此,客户定位和产品功能趋同,使得各发卡机构在客户拓展上面临困境。

(四)银行客户资源整合不充分

信用卡业务发展晚于其他银行零售业务,且业务经营、信息系统、人员管理均较为独立,初具信用卡客户规模的银行相继成立了事业部,专门负责信用卡业务的管理。事业部的成立有利于提升信用卡经营管理效率,却使得信用卡业务与银行整体业务处于游离状态。通过信用卡业务引入的大量客户资源,并未有效地转化为全行零售客户资源。与此同时,庞大的银行零售客户资源与客户信用信息,可以为信用卡业务带来更为优质的客户。目前,各发卡机构在零售资源整合上并不完全充分,造成银行客户资源浪费,“以客户为中心”的服务也更多停留在理念上。

(五)适合我国国情的信用卡盈利模式尚未形成

在信用卡收入结构中,最重要的来源包括利息、商户回佣和年费。但我国传统的消费观念是“量入为出”,80%的持卡人按时全额还款,只有20%左右的持卡人使用循环信贷功能,使信用卡更多体现为一种支付工具,很大程度上制约了利息收入增长。与此同时,在信用卡业务发展初期,为普及信用卡,各发卡机构普遍采取了各种优惠政策,比如刷卡达一定次数即可免次年年费的营销政策,使得年费收入在信用卡收入结构中的占比较低。同时在信用卡收入结构中占比较高的商户回佣收入因商户回佣率水平的逐年下降而受到冲击。据中国银联统计,2009年第一季度,我国信用卡特约商户回佣率的平均水平约为0.57%,大大低于国外1.5%-2%的平均水平。与此对应,发卡银行的商户回佣收入仅约占其信用卡交易金额的0.39%。由于利息、年费、商户回佣等信用卡三大主要收入的影响,使得探索适合我国国情的信用卡盈利模式依然是当前我国发卡机构的最大挑战。

(六)信用卡作为纯信贷产品发展的条件尚不具备

从本质上讲,信用卡是无需抵押、可循环使用的小额信贷工具,是银行资产业务的重要产品。在国外,以信贷功能为主的信用卡得到民众的普遍接受。而在我国当前所处的阶段,将信用卡作为以信贷功能为主的金融工具的相关条件还不具备。主要表现在:

一是我国居民的储蓄意愿依然很强,贷款消费比例较低。改革开放以来,随着住房、医疗、教育和养老等方面的改革,以及居民收入的增长,我国居民储蓄率一直居高不下。近年来,居民储蓄率增长虽然有所放缓,但是因为年龄、习惯等社会环境等因素,居民储蓄的动机依然很强。2010年第二季度全国城镇储户问卷调查结果显示 :居民当期收入感受指数比上季度下降5.5个百分点至49.5%,但比上年同期高3.7个百分点,居民投资意愿下降,消费意愿不强,储蓄意愿持续增长。因此,在短期内居民贷款仍将以房贷、车贷等改善生活环境的大额信贷产品为主,使信用卡信贷功能为普通持卡人广泛接受的可能性较低。

二是当前我国社会的信贷风险偏好依然以保守为主。信用卡信贷具有无抵押的特性,需要在风险与收益之间取得一个平衡,才能取得利益的最大化,而并非完全排斥风险。从国际发展的经验看,信用卡风险的警戒线一般控制在5%左右。而在我国,由于信用卡发展历史较短,仍处于发展阶段,配套的法律、政策、文化环境还不完善,发卡行通常将损失率控制在3-3.5%这一被国际同业认为偏于保守的水平下。因此,在严控风险损失的情况下,发卡行也无法大力拓展信用卡的信贷功能而将业务重心转向中间业务。

三是公众对银行信贷业务的认识还存在一定偏差。信用卡作为一项新型金融产品,具有其自身的业务特征和特定的商业模式。而公众,包括媒体对于信用卡业务的理解不全面,不能深刻地了解信用卡行业所处的发展阶段以及政策环境,夸大信用卡信贷风险,甚至将持卡人不当用卡行为导致信用出现不良记录归咎于“发卡行大力推广信贷功能,追求贷款利息”等。此外,我国商业银行长期的准公共机构性质,使许多业务免费提供,公众无法接受信用卡信贷所必须承担的相关费用。这也是我国“套现”问题“大行其道”的原因之一。

[责任编辑:王楠] 标签:光大银行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