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鸣键:青年先锋纹身艺术家?不,玩咖!
商业

徐鸣键:青年先锋纹身艺术家?不,玩咖!

2021年07月16日 16:09:06
来源:创氪网

▲“青年先锋纹身艺术家”徐鸣键(中)接受本文作者庞涛(左)专访

有人在文身时唱歌给自己打气,有人为了转移痛感一直说话聊天,有人纹着纹着疼哭了;有人在扎到一半的时候饿了、点了个外卖,还叫文身师下去帮她取;还有人只是纹个英文字母,半个小时吃了20颗大白兔奶糖;还有第一次纹身的客人,才纹了五分钟就莫名其妙地吐了;也有纹之前发誓要一口气纹完,结果纹到一半就跑了的客人……

2016年创立至今,成都纹身刺青工作室WE STUDIO遇到无数性格各异、对文身理解参差不齐的客人。

只需要打开微博、小红书或大众点评,就能发现这家店的客户群体对它的用心评价和由衷喜欢。从一开始许多人对“原创文身设计”的意义并不清楚,只知道“一人一图/一图一纹”不会撞文身,到后来越来越多的人对自己喜欢的风格有了清晰的描述,或者看到店里十几种可选风格的作品时,会有自己比较坚定的选择,这一切都被徐鸣键看在眼里。

他说“我不是那种一成不变的文身师”,他的官方介绍上写着“擅长Blackwork/欧洲新传统/全能,WE STUDIO主理人,曾西山居CG原画设计师,受到设计行业影响,对文身理解和传统师傅有些差别,风格也更加个人,在不同成长时期都会去接触新的绘画理念,希望在新思想中不断提炼,最终影响我对文身的理解。”

熟悉徐鸣键的人,可能会认为上面这段话过于平淡,不像是他的作风,为人谦虚与对行业的敬畏使他在对外表达时极为克制;但这份严谨反而让他在70多个徒弟的心目中,成为YYDS一般的存在,被他们尊称为“师父”。

这种专业精神和不苟言笑,也使那些即便是不熟悉徐鸣键的人,见到他的第一印象也同样充满戏剧性。

01 沉默的“话王”

在平时的工作中,徐鸣键被自己的搭档评价为“日常人狠话不多,授课时滔滔不绝,谈到专业知识时就变身话王”。

的确,徐鸣键是一个不太喜欢说话的人,画图的时候、扎文身的时候、甚至是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他都有一种专注的疏离感,严肃、沉默,甚至略显无趣。他不是一个轻易能够打开话匣子的人,但是,他在表达自己的真实想法、感受和创意时,立刻秒变沟通高手。

2019-2021年他成为国内权威行业杂志Tattoo Magazine“2019-2020/2020-2021 China Tattoo Art book(纹身艺术年鉴)收录纹身师”,微博也已拥有30万粉丝,记者问他:“能讲讲你遇见过记忆尤深的客人吗?”

文身对我们来说是爱好也是职业,可对很多人来说,它是重生的开始,是让自己变得更加优秀的动力。

他说:“之前遇到过一个妈妈,左腿小腿整片烧伤。因为疤痕太大,夏天从不穿裙子,希望用文身遮盖伤疤。”

经过三年的打磨,2019年他成立了四川十七天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作为一家亚文化团队的创始人,他在对外的传播中担当着整个团队的代言人,于是“我们”成为他的口头禅之一,正如他的工作室的名字“WE”。

翻阅他的微博和朋友圈,你会更加认同“沉默的话王”这个评价。

除了每天的工作图,他很少发表观点,但是为数不多的几次发声,都事关WE STUDIO的生死存亡和行业的良序发展。

2019年整个12月,他都在和抄袭、盗图党做斗争。随着关注他的人越来越多,不少同行也在他的朋友圈、自媒体里直接下载他的设计图,然后原封不动地纹在了毫不知情的客户身上,短短两周,就有四家店盗图抄图,徐鸣键毫不留情地对这些害群之马放出狠话“我的图其他人做不了”。最后还不忘为行业发声:“鱼龙混杂的行业标准,总有一天会被大家唾弃,为什么我们不能自己约束自己,一起进化行业氛围”,结尾配合7个捂脸笑出眼泪的表情包。

无奈之情溢于言表,真正让他困惑的是“到底什么才是纹身的灵魂?”

他找到了“原创设计”这个立身之本。这也是他的工作室能够汇聚世界上几乎全部主流、非主流的纹身风格,团结了10几名核心骨干优秀纹身师的原因。因为在这样一个高度个性化的行业里,没有谁甘愿沦为谁的影子。

他努力帮助每个新人创造描绘出属于自己的那抹色彩,尽量不干涉他们的方向,告诉大家如何学习、如何判定和提炼提升美的能力,所以他的学员徒弟们和他有着完全不同的风格取向。

徐鸣键说:“他们不需要像谁,做好自己足够,他们也许并不够优秀,但他们渴望用绘画让自己变得优秀,变得与众不同,总结、创新、不断试错、在失败中重拾斗志继续前行,这很难,比我们想象的难太多,所以我看着很多人来来去去、走走停停,还在路上的他们值得被肯定。”

徐鸣键看着自己的团队,话王属性再次爆表:“他们一路的艰辛和彷徨我看在眼里,如果不冲破这层障碍,没有谁会在意眼泪是什么滋味,更不会被认可,新人需要空间,坚持做自己的新人更加需要空间。”

这个沉默的话王,对同样热爱纹身的伙伴无限包容,他所赢得的尊重和感恩,在每一个伙伴的心里。

采访的最后,摄像师请他的伙伴们说一句对徐鸣键的印象,几乎无一例外,“师父牛X”是一句大家共同的心声。

02 “根正苗红”的酷酷纹身师

徐鸣键出生于青海西宁的一个军人家庭,从小生活在青藏高原。直到上大学才来到成都,从此爱上了这座“来了就走不脱的城市”。

大学时期他搬过煤气罐,做过玉器导购,台球厅做过小混混,当过老师也想过去当兵,兜兜转转一圈,发现唯有画画能让他获得成就感,也只有画画可以不用嘴和情商,默默在自己的世界里赚钱养家。

也是那个时候画画慢慢渗透和改变了徐鸣键的生活轨迹,所以后来他在不少场合都说过:“一个合格的画手,需要拥有和体验过多种生活方式,从不同视角去观察事物。”

从事纹身后,社会对这个行业还是有偏见的,不了解的人会觉得徐鸣键小时候一定很叛逆,或者是在很潮很酷的环境中长大的,事实情况却完全不是这样,他是一个“根正苗红”的纹身师。

他的父亲戎马一生、刚正不阿;母亲财会管理、温柔识礼。父母特别注重培养他的特长,在他四岁时就开始培养他画画,他们认为小小徐鸣键在绘画方面很有天赋,这一画就画到了今天。

也是由于从小就喜爱绘画动漫,初中的时候又从各种电影及影视剧中了解到文身。他心里窃喜原来绘画可以这么酷,“酷到没朋友”,草蛇灰线,他的心里默默埋下种子,希望有一天自己可以接触文身。

2016年工作期间,徐鸣键决定利用空闲时间学习文身,在成都找到一位当地文身师拜师学习,学了半年,只学到机器组装和基础使用方法,漫长的创作之路,只好依靠自学。所幸他多年画功,加上大学动画专业的学习经历,大学毕业后又曾在成都西山居担任角色原画师的工作经历,都给了他源源不断的创作灵感。

从2016年到2020年,四年时间,从了解纹身,到总结风格定位确定方向 ,徐鸣键调侃说:“从小胖子变成30而立的大胖老子,我们单打独斗,努力让大家了解我们眼中的文身和设计,一切安排都是那么恰到好处。”

但是,这份“恰到好处”也许只有他自己才能真正体会其中的酸甜苦辣。

曾经有同行问他,成为文身师后,给他的生活带来了哪些变化。

他用几乎字斟句酌的话这样回答:“作为亚文化的代表,文身行业和其他亚文化形式相同,阻力和不公平性显而易见,这也是我们每个文身师需要面对和解决的问题。既然选择了这行,就要去接受和影响行业。非要问我有什么影响和对生活有什么变化,那只有无休止的熬夜画图和外人眼里‘月入很多万’,哈哈。”

这个标志性的“哈哈”成为徐鸣键面对困难时的一种自我解脱。

2020年底,在回忆自己开创WE工作室的心路历程时,作为团队负责人,他说自己慢慢体会到身上的责任到底意味着什么。面对徒弟们在突破自己能力边界时的勤奋的坚持和痛苦的挣扎,他有一种天然的保护欲。想起自己因为选择纹身所遭遇的家庭压力、社会不解,以及去孩子幼儿园开家长会都会被别的家长投来异样的眼光,他对团队格外珍惜。

“我花了四年时间去建造心中的木舟,也花了四年时间去遇到你们,你们也找到在这条船上适当的位置,我们整装待发,只为心中唯一的那个目标,四年前我以为要成就我自己,只需做好自己就好,现在的我才明白成就你们,我才会离心中目标更近。谢谢为WE付出过的每个人。”

在最近的一幅作品中,他为客人设计了十字架纹身,随后他发微博解释这个作品的意义:一个人若能接受命运及其所附加的一切痛苦,并且肩负起自己的十字架,即使处在最恶劣的环境中,依旧有充分的机会去加深他生命的意义,使生命保有坚忍、尊贵与无私的特质。

他因热爱绘画和纹身而做了这个行业,背上了自己的十字架,父母家人看到他的努力和取得的每一步成就,渐渐释然,铁血父亲也不再是当初刚听说他要做纹身工作室时怒其不争的苛责,两人渐渐和解;成都这座包容、新锐、魅力四射的城市,也给了WE宝贵的客户,使他的团队能够得以施展才华;他们也通过自己的努力,将热爱与创意融入到每一个为客户定制设计的文化符号中,承载着个性张扬、我命由我的生活态度,化成了一个又一个跟随他们今生的故事。

03

成都的亚文化圈子里多了一个顶级纹身设计师团队,他们工作室里满墙的原创画作震撼着每一个前来纹身的客人,同样震撼的,是常年盘踞着的几只鳄龟和几条龙鱼,无数亲身体验过徐鸣键团队纹身服务的小伙伴在社交媒体上评价,WE的老板看起来更像是手办控、潮鞋收藏者和宠物迷。

这就是外表看起来酷酷的徐鸣键,那个信奉“镌刻在皮肤上的永恒,我们(WE)可以为你做得更好”的徐老板,那个徒弟、学员们心中严厉又温情“神”一样的徐师父,那个就连同行在各路旅扎、纹身展上也渴望被他亲手扎几个小时的徐大神,他也因此获得了权威媒体和行业组织的推崇,获封“青年先锋纹身艺术家”。

面对苦心耕耘随之而来的荣誉和认可,徐鸣键看得通透,他用自我调侃的语气说:我还是当初那个少年,就是喜欢玩。

他似乎更愿意做个“玩咖”,对一切保持好奇。在工作室的小动物园里、在MOC风格作品和各种尺寸的潮玩手办里、在80年代港台流行音乐和最新上映的电影里、在团队伙伴的头脑风暴和WE STUDIO纹身培训课程的学员作品里,他发现了原创纹身设计源源不断的创意点。

纹身艺术和许多艺术形式是一样的,都讲究传承和创新。没有风格的纹身,就没有性格,何谈人格?没有文化的纹身,就没有文艺,何谈文明?

“电脑前,二维空间的拉伸,置换出数字图像,

我们,拉开幕前屏障,将它用笔,传递电流,

用时间、针、情感,还有墨,

叙述关于我们(WE)的故事,

我叫,徐鸣键。”(文/庞涛 )

免责声明:市场有风险,选择需谨慎!此文仅供参考,不作买卖依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