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图码曾子硕:专注投影行业20年,奥图码如何做到全球市场占有率遥遥领先

奥图码曾子硕:专注投影行业20年,奥图码如何做到全球市场占有率遥遥领先

2019年12月03日 10:47:21
来源:凤凰网综合

20年的专注,让奥图码对产品、技术、质量、服务,和国际化布局的理解、执行都更为深入,比较而言,也更具优势。

——曾子硕 奥图码数字业务及市场策略负责人

12月2日,在2019GDMS全球数字营销峰会上,曾子硕接受特邀媒体、专访平台——凤凰网的访问,解析投影行业、解读中国品牌的国际化布局。他认为,中国品牌的数字化布局已经领先全球5年到10年,与其他国家在技术条件、人员配置上有诸多不同;因此,中国的营销经验很难直接照搬到其他的国家。

以下为访谈实录:

凤凰网:2020年您认为投影行业有哪些新趋势?对此贵公司进行了哪些战略布局?

曾子硕:2020年投影行业会是非常紧张的一年。以中国市场来说,其实在前几年增长非常剧烈,每年都有百分之二三十的增长,今年开始慢慢放缓,因为整个市场以前是刚刚兴起,现在突然差不多了就进入到成长趋缓阶段。前两年激光电视一直是在终端消费市场里非常火热的产品,现在遇到的状况也是一样,所以明年会面临很大的挑战。

另外就是智能使用环境的变化,因为投影行业其实原本是很老旧的一个行业,大家对于投影仪或者投影机这样的产品,认为就是吊在天花板上或者在教室里上课用,公司开会的时候使用。最近两年中国已经是全世界第一个真的把智能化渗透到终端消费市场去的国家。在这样的情况下,面临到一个最现实的问题,就是必须要智能化。投影机想要进入到To B或者是To C的行业,都必须要加紧脚步去智能化,这对一个很传统的科技产品是巨大的挑战。

如何在很快的时间内让投影机越智能、越智慧、越强大,跟我们的行动装置,跟我们各式各样的物联网科技怎样做结合,这是最大的两个挑战。

凤凰网:您认为奥图码和其他竞品相比,最大的核心卖点或者最大的优势是什么?

曾子硕:其实最大的卖点就是我们的品牌,因为奥图码很特别,是专做投影机的品牌,没有做其他的东西,20年来做的都是投影机,就是所谓大屏显示的智能方案。

相较于其他友商,我们最大的价值就来自于20年来一直专注这个品牌。因为专注在一个产品上面,某程度上就代表你对这个产品本身的技术、质量和服务都一定会比其他做非常多样产品的竞品要有优势。整个公司从技术人员到服务人员到销售都只卖投影仪,高度专业性是其他品牌是没有办法替代的。所以在这个特殊行业细分市场里,大概只有我们是唯一真的只做这样的产品。正因为这样,所以我们才可以在全世界的市占率排名第一名,遥遥领先于其他的竞争对手。

从全球规模来看,我们母公司中强光电本身在全世界市占率将近超过20%,所以我觉得这个就是我们最大的优势,就是从生产制造一路到产销到渠道,到服务,我们都是非常专注在产品线上面。

凤凰网:您是在进行To B和ToC的营销中,有哪些营销的差异点?

曾子硕:非常特别的是,投影仪这个产品,其实是两边同时都可以卖的,假设你是家里有家庭剧院,一样可以把ToB的产品拿到家里去装。投影的这个产品是非常特殊的,你可以把同样东西卖到商用卖到教育,卖到展场会上,一样也可以卖到终端消费者的家里面去,所以这两边都必须要用不一样的方式去经营。

但相对来说,也造成了本身营销人员只在这个产品类型上营销的复杂化。同一个产品出来以后,同时还要去思考C端的消费,C端的营销体系跟营销的推广是什么,还要思考B端的营销体系跟终端状况是什么,在这种情况下,品牌的价值就非常重要,如何让不同类型的消费的细分市场了解到你这个品牌本身代表的意义是什么或者价值在哪里,所以产品To B跟To C的策略其实是截然不同的。

在To C方面,需要花很多的功夫去教育使用者。而To B要求的可能不一样,他们要的东西并不是要求画质要好,不是要求产品越多功能越好,不需要很智能,要求的是这个东西有没有办法有十年不坏,不换零件,遇到问题打个电话微信发一发就有服务人员可以到场帮忙解决。

因为ToB无论是学校或者商业场景,对他们来说他们要的是稳定,要的是服务,要的是产品性价比越高越好。

To C他们要的是享受,画面感的沉浸,娱乐性的体验。在同一个产品上面,两边的诉求跟要求是完全不同的。

凤凰网:您如何看待中国品牌的国际化布局?奥图码在品牌全球化进程中有哪些经验可以跟大家分享?

曾子硕:它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特别是以数字化的状态来说,其实中国市场相较于全世界其他的国家都先进非常多,已经超前至少是五年到十年以上,这当然跟总体环境以及之前的一些历史背景有关系。但是问题是我们在中国市场非常熟悉各式各样的数字化工具,非常熟悉怎样在电子商务平台上面去做推广,非常熟悉做任何的O2O,行动电子商务的应用,这个一到了中国以外的任何一个国家都是无法执行,因为他们的市场就是没有像这样子的环境,他们人的消费行为甚至是ToB的人员的消费行为还没有到这个层次。

所以对奥图码来说,20年来其实也没有用什么特别聪明或者厉害的方式,就是必须要到当地每个国家做深耕,你要去深耕你的渠道、深耕你的客户。虽然我们讲说其他的国家,数字化进程没有中国这么发达,但其实也是慢慢在往前,所以这时候我们怎样把中国的经验拿来适时适地的去落地到不一样的国家,就是我们现在最大的一个优势。

进入一个新的市场一个新领域,几乎就是要重新去打造一个不一样的体系,只是说在一些基础领域或许我们可以在技术层面去做互相的借鉴,当你实际进到别的国家的时候,也是要从零开始去构建,就是要花时间。

随着各个国家数字化状况越来越普遍,有很多东西是我们可以直接去做操作的。举个例子,比如说数字广告采买,其实数字广告的采买本身并不受限于文化或者受限于国际的行情或者国家行情,就是一个数字化的专门技术,这个技术本身搬到哪个国家都是一样的,这种状况下就可以从一个地方去操作全世界所有的数字的线上广告,当你本来就有这样的基础建设的时候,你就很容易把触角伸到其他地方,在这种地方就可以展现出把整个中国亚洲区的经验拿来复制到其他国家。

凤凰网:时代技术都在发生变化的今天,您觉得媒体应该做哪些转变?

曾子硕:这一次的主题是在讲微时刻,现在人手机都不离身,一天要看手机200次,所以大家的讯息和注意力都非常破碎,不像以前的人没有手机的时候就只能看电视,看报纸看杂志,讯息来源就来自于这几个渠道。以前的市场很好做,只要买电视广告,买一个户外,或者在火车站买一个看板,基本就有人会注意你。但是现在的状况是,走在路上的人都在看手机,一个月花一千万买看板没有半个人看,走在路上每个人头都是低着在走,对媒体来讲这是最麻烦的地方。

以前传统的可能获利结构会被这样的形式打坏,品牌端需要看到成果,需要看到任何业绩或者是品牌影响力上面的提升或者效果。

媒体的价值一定还是在的,因为大部分的消费者无论是2B还是2C的,获取资讯的第一个来源始终还是跟媒体脱不了关系。即便是在社群上面分享的内容也是来自于媒体的报道或者媒体的新闻内容,做第一个引发的触发点,媒体怎样跟品牌做更深入的结合,我觉得是未来一个最大的侧重点。

因为品牌方现在有太多地方花资源,虽然人都看手机,但也不代表线下事情可以不做,只是可能做的范围没有像以前那样铺天盖地,必须要更精准的去做一些线下的媒体曝光。一定会更精准的要求回报和ROI。

媒体现在的课题是怎样跟客户端更密切的合作,去把这些所谓的讯息的沟通或者传达做给有效的传递。有时候不只是创意的问题而已,有时候创意只是昙花一现。

举个例子,以前可能大家都爱做节目植入,现在节目植入大家已经都麻痹了,就跟手机现在跳来广告大家都去点叉一样,没有人去看广告内容是什么。所以媒体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就是作为平台的持有者,作为有话语权的,怎样去解决这些现在品牌端遇到的困难?预算的破碎的使用,每一项都要看到效果,怎样去做这个联动,不能永远只是搞产品植入,所以除了这些还有什么,这可能是媒体自己要想的下一步。就是可以让品牌方觉得这样的合作是非常好,不但让我们钱花的很有效果,又可以让我的讯息沟通非常的完善完美,这也是对媒体方很大的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