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潜艇“猎杀潜航”
中国海军舰队从西太平洋演练归来,自卫队研判潜艇究竟在哪里?
凤凰网商业 > 资讯 > 正文
父亲病重 穷家挡不住十八岁少女的梦想

2014年08月18日 13:41
来源: 作者:李烨昂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 打印转发

伍瑾的家很难找,车子在狭窄又灰尘扑扑的公路上走得很艰难,一边走一边问路,记者从小河区出发近一个小时,总算是找到了伍瑾家。上身一件灰白色的T恤,下身是黑色的校服裤子,脚上是一双大街上很常见的凉拖鞋,这样的伍瑾看起来很是朴素。

伍瑾在今年的高考中被浙江传媒大学录取,专业是汉语言文学。伍瑾的母亲在报纸上看到“习酒•我的大学”大型公益助学活动,便打来了求助电话。

父亲受伤,家里的顶梁柱倒下

走进伍瑾的家,十平米左右的客厅了被几张沙发,一台电视和一台冰箱挤得满满当当。沙发上躺着一位瘦弱的老人,头上用绷带包扎着。不是伍瑾的母亲介绍,我们根本看不出这就是伍瑾的父亲。正值中年的他,看起来更像一位六七十岁的老人。

伍瑾的父亲曾是一名军人,头部曾严重受过伤。退伍之后在一家工厂工作,工厂倒闭便下岗了。伍瑾的父亲又找了一份门卫的工作,每个月能有1300元左右的工资,伍瑾的母亲则做酸菜在村里卖,每个月也能有700块钱左右的收入。这样的收入勉强可以应付一家人的温饱。

家里的电视机是买来的二手货,柜子都是很多年前的老家具,凑凑合合也可以用。一家人虽然日子清贫,也是其乐融融。

伍瑾从小身体就不好,容易感冒,一感冒扁桃体就发炎化脓,差三岔五就到医院输液。每次看病的花销,也得500元左右。伍瑾读高中的时候,一个学期学杂费加上生活费,总的花销在5000块左右,这些钱,都是从亲戚们那里借来的。

女儿即将要去外省读大学了,除了为学费发愁,妈妈也很担心女儿的身体。思来想去,伍瑾妈妈决定在女儿去读大学之前带她去动一个手术,得把扁桃体腺切除。“否则她一个人在外面根本无法专心学习,身体太差了。”而将近5000元的手术费,无疑是一个难题横在面前。

屋漏偏逢连夜雨,就在今年七月,一场无情的灾祸降临在了这家人的头上。伍瑾的父亲在一次晚上值班时,不小心摔倒,在地上昏迷了一夜,第二天有人看到才送往医院。。伍瑾的父亲被医院诊断为重度颅内损伤,并伴随着大量的颅内出血,手术费就花了将近六万块,医院一度给下了病危通知书。

在医院住了一个半月之后,由于再凑不到钱,家里只好让他出了院。“家里的亲戚也都是乡下人,都没什么钱,再说,能借的也都借过了,人家也不宽裕,”伍瑾妈妈说。现在家里已经欠了五万多元的债务。

现在的伍瑾的父亲只能在家依靠药物治疗,就是这样,每天也要花费将近两百块钱。由于伤及了大脑神经,伍瑾的父亲右眼几乎失明,下不了床,连说话都困难。已经完全丧失了劳动能力,几乎是连生活都不能自理,吃喝拉撒都由妻子照顾,就在沙发上解决。在我们采访期间,伍瑾的父亲一言未发,只是艰难的转过头打量了一下我们便又闭上眼睛陷入昏睡。据伍瑾妈妈说,他现在基本上没有办法开口讲话了,偶尔从嘴里冒出一两个字,也是含糊不清。

由于要照顾伍瑾的父亲,伍瑾妈妈不得不中断了卖酸菜的生意,一家人基本上没有什么经济来源。

半年后伍瑾的父亲还将要动一次手术,面对高昂的手术费和医药费,一家人都是一筹莫展。录取结果出来后,伍瑾妈妈是喜多于愁,“我原本想让她就在贵州选一个大学读,一来离家近,可以帮忙照顾一下家里,二来可以节省许多路费之类的花销。”

“家庭条件不好,我会用后天的努力去改变它。”

房间里很拥挤,伍瑾的小床是搭在窗子下面的阳台上的,墙上还有一个用几块木板钉成的简易书架。在伍瑾的小床上,有一个小铁笼子,里面有一只雪白的小兔子。这是伍瑾前几天刚刚养的。“很喜欢小动物,觉得它们很可爱。”

从房间干净整洁的摆设,以及电视机上摆放的塑料花上,不难看出这一家人对生活的希望和热爱。

这次高考中,伍瑾考了523分,对于这个结果,伍瑾表示还算满意。伍瑾从小的学习成绩都比较平稳,这个分数与她预想的差别不大。“因为生病请了许多假,考得这样已经很不错了。”伍瑾妈妈这样说。因为刚刚超过一本分数线一分,为求稳定,伍瑾报考的是二本学校。问及最想去的学校是哪个,伍瑾不好意思的说,最想去的上海复旦大学,想学广播电视专业。

伍瑾从小就有着当一名主持人的梦想,所以很喜欢文艺方面的东西。也很喜欢唱歌、跳舞,但因为家庭条件不好,一直没有机会去学习。

高考之前伍瑾已经计划好,要利用这个暑假的时间去学习舞蹈,并且也征得了父母的同意和支持。高考之后伍瑾去参加了一个舞蹈班,但只去上了一个星期课,就再也没有去。因为爸爸突然病重,妈妈除了干家务活,还要照顾爸爸,每天都很累。伍瑾依然决定退掉舞蹈课,回到家里帮妈妈分担家务,一起照顾爸爸。

“跳舞、唱歌,我可以以后再去学,但爸爸的生命只有一次。我是爸妈唯一的孩子,不管以前我是怎么样,现在我得支撑起我们家。”

伍瑾说,以前的自己很不懂事,做什么都是凭着自己的兴趣爱好来。选什么大学和专业,都只考虑自己的想法。但自从爸爸生病之后,自己想了很多;家里的顶梁柱塌了,自己已经是成年人了,就应该担负起支撑这个家的责任。后来选择学校与专业,都要从实际考虑,更多的是考虑到以后的就业问题。

对即将到来的大学生活,伍瑾已经有了初步的规划,大学里要勤工俭学,争取自己挣生活费,让妈妈少点负担。同时也要多参加社团,社会实践活动,为以后找一个好的工作打好基础。

伍瑾直言说大学毕业后想考中国传媒大学的研究生,对于继续求学的费用,她并不是很担心,“我还年轻,我可以靠我的双手去争取。”。对于未来,伍瑾希望可以留在浙江等沿海地区发展,经济发达,也许发展的机会更多,这样才能更好的把整个家支撑起来。

“家庭条件不好,但是我会用后天的努力去改变它,我觉得我可以。”说这句话的时候,伍瑾的眼光格外的坚定。

因为家庭条件的困难,伍瑾与其他同龄的女孩子相比起来,显得格外的坚强。

-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