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依扎:每一个“凭什么”“ 为什么”,都是保持我初心的信念
商业

热依扎:每一个“凭什么”“ 为什么”,都是保持我初心的信念

2019年11月01日 16:19:13
来源:凤凰网商业

近期,凤凰网携手东风日产举办的大型青年对话活动“寻找未知的自己”第五季重磅归来。“寻找未知的自己”第五季来到了十三朝古都西安,走进开辟中国IT学科先河的西安电子科技大学。本场邀请到了《长安十二时辰》中的“檀棋”热依扎和《最强大脑》中的“科学判官”魏坤琳,虽然他们在不同的领域,用不同方式探问初心,但却有同样的勇敢的人生追寻。

从《甄嬛传》的宁嫔叶澜依到《长安十二时辰》中的檀棋,热依扎凭着那股勇敢做自己、不屑言论正面“刚”的潇洒劲儿,圈粉无数。在分享中,当直爽的热依扎被主持人问到如何在喧嚣的娱乐圈中屏蔽“噪音”,守住初心时,热依扎给出了一个答案:“较劲,你说我不行我偏要行。”

【演讲实录】

从低做起 不同阶段有不同目标

主持人:你担不担心大家只知檀棋只知宁贵人,不知道热依扎是谁,会不会担心戏红人不红?

热依扎:当有人看到你做一个科技产品,大家虽然不知道是你做的,但你心里知道这是你做的,所有人都在使用这个产品,对这个产品非常夸赞时,这其实就是一种成功了。热依扎这个名字可能会消失在大众的视野中,但我相信宁贵人和檀棋的名字,就像《西游记》的孙悟空一样永远在大家的心目中。

主持人:听说你接戏上有很大的自由度,如果你很喜欢的戏不是女一号也可以,是自己不喜欢的无论如何也不会参与,是这样吗?

热依扎:是,现在对自己的人生规划已经到另一个阶段。刚大学毕业时确实有点心气比较傲,我就是要演女一号,就是要演文艺片,所有的商业片都是缺的,后来发现自己才是缺的,因为艺术知识和自己的演技根本支撑不了我的梦想,那个时候慢慢地发现没有人找我拍戏,没有钱,没有好吃的,什么都没有。

我第一部戏虽然是文艺片的女主角,很幸运,但那部戏没有播。后来我当了两部戏的跟组演员,你们可以回去看一下《唐伯虎之四大才子》中,在黄晓明身边吉祥如意的如就是我,我有九句台词,“好、公子、罢”,还有《财神到》里面演谭咏麟身边的丫头。就是因为这些过程经历了很多人间冷暖,看到很多自己的问题,别的演员可以在现场用粤语和导演沟通,你不行,别的演员可能在现场表现时能力就是比你强,虽然这个人你特别看不上,我那时发现我要努力,让自己从专业上更好地提高自己。

主持人:进入到现在这个阶段,你有选择的自由,我们都知道你是很优秀的演员,如果你在演戏方面有更多的选择权,一直挑选的话,就不能一直保持一部接一部的戏上,会不会影响你在娱乐圈的发展?

热依扎:有一段时间我很悲观,我半边身体疼,什么都查了,就是查不出来,这个疼得是走路脚底疼。4月拍戏,我穿着毛衣毛裤大羽绒服,所有人都穿着短袖,那时我就觉得我要死了,我必须得给家里留一笔财产,我就不停地拍戏。我前老板跟我吵架说热依扎你必须要休息,我说我就要工作,我要挣钱,她说好,那工作是为了什么?我说工作是为了更好的生活,她说对,工作是为了更好的生活,可你现在没有生活,那你工作的意义在哪?我当时就觉得自己特别像琼瑶女主角,穿着酒店的拖鞋就跑出去了。

后来我得了抑郁症,我才知道所谓的成功是什么,是别人眼里的成功还是你自己心里的成功,如果你一直希望保持在大众视野里,不停地出现,可能你非常成功,但可能生活过得特别惨。我不想要那样的生活,因为我33岁了,我有人生的新目标:自己开心就好,只要能赚点钱,能维持我当下的生活就行。

而且我发现很多事情,除了你努力以外,还有一点点运气,这些都是缺一不可的,有时没必要把自己逼得太紧。就像你们现在从大学开始,我希望你们之后还是可以稍微从低的开始做起,就像你相信你未来是一个超人,但是超人小时候内裤也是穿在里面的。虽然现在我也没有那么成功,但我到现在的位置,我分享一些我的人生经验和生活,能打动很多人,我就觉得我已经很成功了。

做自己 不比较不迎合

主持人:来之前我看了热依扎的微博,是她上飞机的穿搭,下面有一个路人男粉丝留言说,姐我觉得你这样穿不好看,热依扎真人回复说,你懂啥,配上一个抠鼻屎的表情。

热依扎:当时我穿的这身衣服,很多人都说很好看,但我那句话不是开玩笑的,我说我穿的不是衣服,穿的是文化,我从小到大特别喜欢摇滚乐,我里面穿的T恤、我的帽子,这些都是我彰显个性的。

我曾经也有一段时间被左右过,说千万别剪头发,你要是这样的形象,让观众怎么喜欢。但《长安十二时辰》以后,经历了我生病以后,我突然有一种感觉: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要做自己。演员艺人,你是引领大众的,你有这方面的责任。就像刘总说的,如果总想着观众需要什么,我迎合人家的话,我永远迎合不了所有人,你跟不上观众的脚步,我要做的是我自己,你喜欢我,我太开心了,你不喜欢我没事,你不懂也没事。

主持人:现在娱乐圈很多明星不敢像你这样对粉丝正面硬刚,你为什么敢这样?

热依扎:我觉得他们也是有无奈,我从来特别不喜欢拿我和别的艺人演员去比。同行之间我不喜欢打压,我做宣传之前我永远和我的公司说不要踩任何人,我们夸自己行,但不能为了夸自己,踩在别人的脑袋上,我做艺人我知道做艺人的不易,这时再踩别人我觉得挺低级的,我有我的不易,别人有别人的不易。我的不易是我最难的一段时间,我知道是怎么活过来的,我抱着一种随时可以离开娱乐圈的态度来做热依扎自己,我没有太多的存款,但我找到了自己的人生目标,我要过自己想要的生活,在不触犯法律和不伤害别人的前提下。

这是我一直跟大家说的,做自己包括真性情,真性情不是没礼貌、没教养,而是你在保持尊重别人的观点之上再做自己。我现在觉得我要做一个这样的人,因为我觉得太累了,有时学会放弃也可以,没必要十全十美,招所有人喜欢,我不是神,所以我有缺陷,我现在还是挺欣赏自己缺陷的。

跟自己较劲儿 守住初心实现野心

主持人:正常人类焦虑是难免的,有的人说我都到这个年龄了,我是不是还要继续读书?我是不是要赚钱了?我都到这个年龄了,是不是不能换工作了,要结婚成家了?面对有这样焦虑的同学和朋友,你有什么建议给他们吗?

热依扎:大家所从事的行业不一样,我不能说我的就对。关于事业上的选择,我曾经看了一本书叫《爱的觉醒》,里面只有一句话我记得很清楚,就是你在选择左和右都没关系,错的不是你在选择左和右,而是你一直在犹豫。我是选择左还是选择右,你一直在犹豫,这就是在浪费你的时间。你最后做什么选择,你的人生都要到一个方向去,你做错了选择又怎么样,还可以走回来继续走另外的路。不是说做错了就没有了,除非犯法了没办法,这以外都可以重新选择,不要拿年龄做限制,包括曾经说30多岁的女演员难干了,没戏演了,但你看我也30岁了,你们不是还来看我吗,我觉得这些都不是问题,千万不要拿来焦虑。

主持人:未来在你的演艺道路上,你有什么目标和梦想想要实现的?

热依扎:我想拿奖。前两天我去东京电影节,说要给我一个奖,是我三年前的一个机枪的片子,我最后没去拿,因为我三年前机枪确实得过奖,但它终究是三年前的作品,现在的热依扎已经不想再靠曾经的东西来证明我在演艺和表演上的价值。

我和经纪人说我现在的野心就是拿奖,对于演员来说,我的野心就是未来我能站在大的舞台上,感谢一路上从一个小白开始直到现在,我遇到所有对我好的贵人,希望我能一一地感谢他们,而且是凭我那一年所拍的电影或者是电视剧,拿到的奖。那时我可能真的就会毫不犹豫地站在那个舞台上。

拿奖不拿奖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当下有一个东西能够证明我曾经努力过,而且是当下,不是说我还拿10年前的成绩来这炫耀,如果我今天不是因为《长安十二时辰》,是因为《甄嬛传》的话我可能就不敢来了,我觉得是吃老本的感觉。

主持人:在追梦的路上,走太远容易忘记为什么会出发,在这里能不能跟大家分享一下,你在演艺圈中是如何守住初心的?

热依扎:较劲,你说我不行我就要告诉你行,虽然这显得很小气,显得你修为不够,但对不起,我就是这个维度的人。我承认我就是这个维度,千万别假装自己做得多高尚,你只要做一个相对善良的人。我上电影学院是因为我妈说我考不上,我才去考的,这之前我已经过了二外的英语导游,电影学院上了两年,有老师说我未来没戏可演,又刺激到我了,我说我们十年后看,10年后我在KTV的路上见到老师,他喝得微醺,我说老师您还记得我吗?就是有这些小刺激,不断地激励我。

我接演《长安十二时辰》前,身边有很多质疑的声音,说凭什么让热依扎演,我也在想为什么,凭什么这么大的角色让我演,当时我就想“热依扎你告诉他们凭什么”。我提前一年停下所有的工作,钱我都不赚了,我每天早上8点就起来练骑马,搞得像体育运动一样。《长安十二时辰》拍摄时精神有点崩溃,但到我配最后一场戏的配音时,我在录音棚号嚎啕大哭。我终于可以告诉这些人:我为什么可以演檀棋。

就是因为这些东西刺激我,我才可以走接下来的路。我现在在网上就在找刺激,我觉得这是激励我生活的一种方式。我相信大家在生活中也有很多不易,你可以找一些方式来刺激,像我一样,每一个凭什么、为什么,可能就是保持我初心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