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粤明:戏求精不求多 不瘦十斤不接戏
商业

潘粤明:戏求精不求多 不瘦十斤不接戏

2019年10月25日 16:32:54
来源:凤凰网商业

近期,凤凰网携手东风日产举办的大型青年对话活动“寻找未知的自己”第五季重磅归来。10月24日,“寻找”再往西行,来到成都电子科技大学,关键词是“初心”与“坚守”。 现场凤凰网全国营销中心总经理郝炜、东风日产市场部副部长朱晓竹,还有知名演员潘粤明倾情分享他们的精彩故事与独到见解。

分享中,潘粤明不失幽默,自嘲自己是“亚洲肥人”,而在谈及演艺上却格外认真,道出“戏求精不求多”的坚守,“与其每年拍5部戏混个脸熟,还不如一年为观众奉献一部好作品。”此外,关于大家好奇的“《白夜追凶2》什么时候能上啊?”“什么时候潘粤明能减肥成功?”这些话题,他也一一作出回应。

【潘粤明演讲实录】

演艺才是更适合自己的路

主持人李艾:您的第一部戏是在你多大的时候?

潘粤明:小鲜肉的时候,跑龙套。应该就是我上培训班,然后老师带我去实习。

主持人李艾:当时把头剔光了只有几秒的戏,那时候心里不难过吗?

潘粤明:不难过。以前是胶片时代,胶片一响所有人跟上了战场似的,特别认真在演,那时候不懂景别,就非常努力的在演。可能脸都扭曲了,其实画面里就是一个小豆,看不出来,但特别开心。第一次跑龙套挣了20块钱,签完字领完之后把收据和钱都夹在一本书里,现在找不到在哪本书里了。

主持人李艾:什么时候发现自己喜欢演戏,要走这条路做演员?

潘粤明:真是喜欢,不太好意思说。后来觉得学习不太给力,我觉得也得吃饭,就想考艺术院校,可能会更适合我一些。

主持人李艾:您做演员是你自己的选择还是命运把你推到这个事情上的?以后会选择唱歌、演戏,或者去当画家?

潘粤明:没那么多选择,搞不清楚自己怎么走这个路。就是跟刚才说的是无意中等于进了表演培训班,很快有剧组愿意让我演戏了,觉得是一条出路。但是又觉得如果系统地学演戏,可能学习的时间会损失一部分,所以那会只能走这条路。专弄文化课可能也考不到特别理想的学校,那会儿认识的朋友基本上都是艺术院校的、剧组的,所以就我想得特别简单,先要自立。自立以后就点话语权,不用老天天跟家里要生活费什么的。但那会儿不太懂那些,想赶紧证明自己得了,接了戏以后,我在剧组我家人也管不着,我通过自己的学习多接触一些好的导演、好的演员,一点一点合作起来。

当时就是想两条腿,一个是先挣点钱生活,在剧组里能够有落脚之地,再有一个就能上大学最好上大学。因为这个是我们成长的一个节奏,你必须得去把自己的知识储备,然后达到一定的程度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能用上。

成“亚洲肥人” 却更懂珍惜

主持人李艾:潘老师演员之路也不是一直非常非常顺利,你觉得你第一个坎儿在什么时间?

潘粤明:现在看来是坎儿的地方,其实都应该算好事吧。就好比我2009年车祸肋骨折过。医生说肋骨折过以后长过以后,增生的部分像竹子一样更结实。出工伤确实是一个坎儿。

主持人李艾:当时肯定吓坏了,据说下了病危通知书?

潘粤明:没来得及害怕。那时拍的是泥石流追车的场景,拍到第七条的时候翻下去了,幸亏刚好那时光不够了,把2020的帆布帐篷打开了,要不人就拍死了。它是30多米滚下去以后,我、摄影师、女演员、摄影机全被甩出去了,我当时就昏过去了。我是伤得最重的,但我是最后检查的,因为大家都以为我没事。我上CT时就直接被拉到急救室,因为是胸腔出血。躺那儿跟狗一样倒气,看无影灯医生还给我脖子上架了一个小帘不让我看,然后打开胸腔,把积血排出去以后肺回过来就缓过来。那会儿打了不少激素,所以我才有胖。我刚才还想说呢,你们上一期是亚洲飞人,现在是“亚洲肥人”。

主持人李艾:后来拍戏有心理障碍吗?

潘粤明:没有障碍。我看那个案例了,人在空中有30多米嘛,斜线距离32米,垂直高度23米,挺高的。然后车是滚出去的,基本上所有的筋、淋巴系统全部是等于是被甩得已经没有用了,我连摸自己的下巴都摸不了。我记得有一天早上想翻个身,拿脚底下的枕头垫屁股,大概一个多小时都没翻过身,就什么事情都放缓了。随着身体慢慢恢复,慢慢可以摸到自己的脸,有力气刷牙了,你觉得老天爷在一点点把这个能力还给你。我觉得这种经历对于我来说,当然你好了以后当然是好事,没有对我直接造成事业的打击,只是让我更懂得珍惜现在拥有的这一切,尤其是亲人。

抓住机遇 戏求精不求多

主持人李艾:2012年那会儿都知道那是你事业比较低潮时,觉得是你自己比较难过的时候吗?

潘粤明:也还好。不管遇到什么都应该保持一个好的心态,你得乐观,这个挺重要的。

主持人李艾:那段时间的变化挺多的,原来大家对你的印象是白面小生,那段时间看你演变态杀手,也参加《跨界歌王》唱歌。你觉得这是对于困境的一个应对吗?

潘粤明:也不是什么应对,觉得机会来了就多做一些事情,做一些好的事情。

主持人李艾:之前都是很帅的形象,第一次演变态杀手,心里有没有坎儿?

潘粤明:那时候思成找我时,觉得拍一个喜剧还挺好玩的,想尝试。我那会儿给大家的印象更适合演变态吧,造型出来我不太挑,我觉得只要符合人物,对剧本做一个尽量的执行,我觉得就是演员应该做的事。所以既然你决定演了,就尽量演得好一点,所以我也不挑。毕竟人有变化,无论从形象还是到心理。以前我也演你说的白面书生时,也不见得有多合适,对吧。你得赶上一个合适的作品,然后大家觉得就特别对。

主持人李艾:《白夜追凶》对吗?

潘粤明:挺好的,我觉得演员有个运气,我到现在也说就是本子好。只有剧本才给演员自信,它把细节都给到你了,才能尝试去在镜头里勾勒这些东西。好的本子不太好碰,我算是幸运的演员。

主持人李艾:其他转型过的演员,都有这样一个过程子,开始更多演的是戏里的主角,慢慢随着形象或者各方面的影响,可能就只剩下一些配角的角色,甚至可以都不是二号,可能三号角色,甚至是反面的角色才能演。这个过程心理上有一定的落差,你那会儿有这样子的落差的一个调整吗?

潘粤明:想开点吧,就是优胜劣汰,尤其是演艺圈。因为永远有新鲜的面孔和亮丽的形象出现,不可能这会儿大家都很喜欢你,然后还保持一个长时间的热度。我觉得与其考虑这些,不如多考虑多想想自己的专业领域。你一年拍5部戏,可能挣不少钱,但还不如把这5部戏的精力用在1部戏,有可能这1部戏比你拍5部戏的效果还好。拍5部戏可能大家觉得你混脸熟忙于生计,用5部戏认认真真做一个事,可能后面合作到更好的剧本。

主持人李艾:只要你演得好,最后火比主角还火,真的还看演员的能力。

潘粤明:我觉得这就是市场的进步。现在因为观众好坏眼睛里不容沙子了,人就不敢乱投资了。因为投了你也赚不回来,而且也不是说我搭多少演员、多好的演员,我就能保证票房的。

生活也是一种“沉淀”

主持人李艾:你总在微博上跟大家分享你的画作,前段时间跟父亲开了一个画展。这是你现在最重要的业余爱好了吗?还是以后往专业上发展?

潘粤明:没往远了想,就觉得越来越好玩了。我工作属性要求每年必须把更多时间放在剧组里,也只有写写画画还是能够兼顾,但我还是比较痴迷的。我父亲比较喜欢写隶书,隶书特别难进步,隶书特别见功力,从小我父亲逼我写字,但没逼成功。因为他常年的写,所以他的这种习惯慢慢的让我也其实自愿的去尝试着写书法,然后找跟自己心最近的地方,然后去用颜色,用笔墨去交流。我觉得这种交流也是自己在这样一个喧嚣的世界里,忙碌完了以后的一个很安静,很恬静的这样一个空间。

主持人李艾:前段时间人民日报发了一个视频,你在做一个开国大典背后故事的主持人,很有主持范儿。

潘粤明:那天里里外外在天安门城楼上拍了一天,也觉得很骄傲,特别难得。我2008年拍的建国60周年的电影,演的就是田老师的爱人,我拍电影的时候老先生还在,现在是我替你上来看看广场,你在那边好好的,就特别感人。

主持人李艾:刚才您提到田老师站在天安门上的情感时,我觉得你通过这些事情也更多了解这个世界,了解人性,把这个东西是不是都可以带到演戏中去?

潘粤明:演员多体验,多了解历史,多看一些书,情感要丰富。反正你要爱生活,你爱生活,学会找到合适自己的方向,多去尝试,多去学习吧。

主持人李艾:我就问我们这个环节最后一个问题,就是《白夜追凶2》什么时候上?

潘粤明:拍一的时候,我和导演、剧组都没想过效果这么好,大家这么重视,所以我们也挺有压力的。因为刑侦题材审查挺有压力,一人演两人太有压力,得把体能准备得充分一点。

主持人李艾:减肥这件事有成果吗?

潘粤明:离我下一步开机前我会达到理想要求,我现在在过程中,还是半成品,还不是太满意。还差小十斤呢。

(实习编辑:林柔柔)